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十九章
    容景余光扫见李芸头歪在了桌子上,均匀的呼吸传出,他嘴角微勾,并未点破。

    云老王爷说得正是带劲,自然没发现李芸睡着了。说了半响方觉口渴,伸手去桌子上拿茶水,无论拿起茶壶还是茶杯都是空的。他这些发现李芸居然趴在桌子上呼呼睡着了。顿时大怒,“臭丫头!给我滚起来!有客人在你就呼呼睡觉,真是没规矩!”

    李芸一个激灵,猛地直起身子,睡虫被吓醒了一半。

    “本来以为你受了教训长进了,没想到越来越不像话了。瞧瞧这京城有哪个大家闺秀跟你一样?你娘当年可是温婉端庄,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臭丫头?我老头子不知道哪辈子没积德行善,这辈子有你这么一个日日给我闯祸的孙女。”云老王爷又对李芸瞪眼,再次训诫起来。

    李芸也有些愧疚,有长辈在,有客人在,她再困也的确不该睡,太没有礼貌了。遂不言语,悉心听教。

    云老王爷见她一副悉心听教的样子脸色缓和不少,转头对容景叹道:“让景世子见笑了。我老头子这一辈子什么都比你家那个容老头子好,就是出了这么一个纨绔不化的孙女,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孙子的话,我死也瞑目了。”

    李芸汗颜。

    “云爷爷客气了。大家闺秀虽好,但不如真性情。”容景温声道。

    云老王爷点点头,薄怒的脸色尽退,得意之色尽显,“这个臭丫头一无长处,还就这一点好。也不愧是我老头子的孙女。”

    李芸猛翻白眼。

    云老王爷还要说什么,院外传来一阵环佩叮当和女子说说笑笑之声。他顿时皱眉,板起脸,对外面问道:“玉镯,什么人在外面吵吵?”

    “回老王爷,是诸位小姐来给您请安了。”玉镯连忙回话。

    “都让她们滚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们都是什么心思,你告诉她们都给我安分些,否则都赶出云王府去.省得看了碍眼。”云老王爷刚缓和的脸色再次板了起来。

    “是!”玉镯应声下去了。

    李芸看了一眼外面渐黑的天色,又看了容景一眼,这个时候来请安,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不由心里嘀咕“说他犯桃花还不服,本来就是。”但吃过亏,这话她怎么也不能再说出来,见容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似乎知道她心中徘腹,不由垂下头,嘴角抽了抽。

    “各位小姐,老王爷正在招待贵客。说不用请安了,你们先回去吧!”玉镯声音从外面传来,不卑不吭。

    “爷爷,我们也是您的孙女,您怎么如此厚此薄彼。我们知道月妹妹明明就在的,我们怎么就不能给您请安,难道她是嫡出,我们是庶出就该不配做您的孙女吗?”玉镯话落,外面传来一声不忿的年轻女声。

    “就是!爷爷,您这样偏心可说不过去。”另一个女声也不忿地附和。

    “有贵客在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我们也是一片孝心……”又一个女声道。

    紧接着外面叽里呱啦一堆声音响起。

    李芸想着这云王府到底除了她外还有多少女儿?这云老王爷还有多少孙女?她实在为古代强大的生育功能佩服。

    “都滚出去!再吵嚷一句全部送往别院,这辈子都别想再回云王府!”云老王爷勃然大怒,向外吼了一句。

    外面本来吵吵嚷嚷顿时鸦雀无声。

    “各位小姐都回吧!尽孝也不在这一刻。老王爷本来就在病中,若是真惹老王爷生气了被送到别院可就得不偿失了。”玉镯平静地劝道。尤其最后得不偿失四个字加重语气。

    那些小姐本来不甘心。景世子十年不出府,如今好不容易可以见一面,没想到却近在眼前见不成,实在令人恼恨。云浅月凭什么就能见到?而且还能得景世子相助?她不就站着个嫡女的身份吗?剩余的她有什么?还不是琴棋书画,女红礼仪样样不会?她们虽然是庶出,但不知要比她强多少倍?不知道这糟老头子怎么就非喜欢她护着她不可了。但尽管再不甘心,也莫能奈何。比起被赶出云王府,见景世子来日方长。

    这样一想,一众女子对看一眼,互相哼了一声,都慢悠悠地退出了院子。

    李芸想着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世界嫡庶之分太严重,还是云老王爷只宠云浅月一人别人都不看在眼里。看来她这个身体在云王府有云老王爷罩着还是吃香的。这样一想,挨两句骂也不亏。

    “真是气死我了,都是一堆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云老王爷气得哼哼。

    “爷爷别气了,真气病了就不好了。来,笑一个!”李芸觉得这老头就是个小孩,是需要哄的,伸手去揪他胡子,以求让他扯开嘴。

    “你个臭丫头。你是盼着我真病了好没人管你是不是?”云老王爷再次瞪眼,伸手打开李芸的手。

    “哪能呢!呵呵……”李芸收回手嘿嘿一笑。想着他总是瞪眼,眼睛也不嫌累。

    容景看着二人再次莞尔。他抬眼看了外面的天色一眼,起身站起来,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拂了拂月牙色锦袍被压褶的痕迹,对云老王爷一礼,“天色已晚,容景就告辞了。皇上嘱咐浅月好生侍候您,您未来些日子还是继续病着吧!”

    浅月?李芸想着她与他还不熟吧!云老王爷继续装病?她更是一脸黑线。

    “嗯,你小子最知我心。哈哈……”云老王爷点头,大笑起来,摆摆手,“嗯,你回去吧!再不回去你家那容老头子该来找我要人了。继续病着不错。”

    “容景告退,云爷爷早些休息。”容景笑着转身向外走去。

    “臭丫头,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送景世子出府?真是不懂待客之道!”云老王爷挥手赶人。

    “是!”李芸慢腾腾从椅子上起身,抬步向外走去。想着终于送走了这尊大佛,可以回去睡觉了。困死了。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李芸凭着记忆向门口走去。

    容景依然如来时一般,步履缓步而优雅。似乎天上打雷下冰雹也不能让他着急。

    走了一段路,李芸看四下无人,回头对容景道:“你不是认识路吗?自己走吧!”

    “好!”容景点头,绕过她向前走去。

    李芸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好说话,真不用她送自己走了。她看着他背影犹豫了一下,打了个哈欠,实在耐不住困意,当真转身往回走不送了。

    彩莲一直等在云老王爷院子外,见李芸送容景出府她就在后面远远跟着,当看到小姐居然扔下景世子自己回来了,她连忙跑上前,小声道:“小姐,您怎么能让景世子自己出府而您自己就这么回来了?”

    “他说不用我送了,自己认识路。”李芸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地打,对着彩莲担心的小脸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没事儿,走,回去睡觉,我困死了。”

    彩莲看着李芸,想着小姐也太诚实了。景世子说不用送她就真不送了。看着她连连打哈欠,又心疼又无奈,小姐从昨日火烧望春楼后晚上就一直没睡好,如今又折腾了一日也的确受不住。连忙挽住她手臂,拉着她拐上一条道:“小姐既然乏了,这就回去吧!奴婢侍候小姐梳洗睡觉。”

    ------题外话------

    过了今天又老一岁,本来打算默默无闻过了算了,不知道咋消息就不胫而走众所周知了。这些天暖心地祝福一个个来砸我,大早上q的祝福语就爆满了,无限感动眼泪狂飙有木有?泪流满面太小儿科了,离开电脑抱头在地上走了三圈,连我家小小的娃子看着我都傻呆呆的,估计不知道他妈咋癫狂了。看着窗外,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行人步履匆匆,年轻的人朝气蓬勃去上学上班,老年人悠闲散步遛弯,心里突然就高兴起来。即便岁月流逝,我们容颜老去,但心会永远年轻,生活如此美好,一定要珍惜每一日,珍惜真心爱你祝福你的人,时间和距离都不是问题,因为我们的心因为某些东西而贴近,这就够了!祝愿我自己,也祝愿所有亲们,每一日都快乐!不仅仅生日这一天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