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十七章
    想到此,李芸心下虽喜,但面上依然不露喜色,回头看着彩莲低声问:“真的?你说爷爷见了如今转变的我会高兴?”

    “是真的,老王爷虽然总是骂小姐蠢丫头,但是真的很疼小姐的呢!这些年您可能不知道,您每次闯了祸事,其实都是老王爷私下给您解决的。否则您想想您怎么可以安然到现在依然无事?”彩莲立即点头。要换做早先的小姐,这样的话她怎么也不会说的。如今不知道为何,面对这样待人温暖性情开朗的小姐,她忍不住一吐为快。

    “是吗?那这些年爷爷的确为我操心了。”李芸点头。想着这个身体主人其实很幸福。她上一世是个孤儿,连这样简单的骨肉亲情都没有。

    “是呢!老王爷最疼小姐了。府中那些个小姐哪一个也不及小姐在老王爷心中的地位。就连世子也不及小姐在老王爷面前讨喜。自从小姐的娘去世后,老王爷对小姐更是好得不行。若是老王爷知道有人在府中欺负小姐,从来都不管谁对谁错处置了那个人。小姐,这些不用奴婢说,这些年老王爷对您的好,您也是体会的呀。”彩莲话匣子打开,就有收不住的趋势,但还是强自忍住了。如今的小姐虽好,但也是小姐,她不能太过多话惹小姐不喜。

    “嗯,爷爷对我的好,我自然记着的。”李芸总算心里注入了些底气。若是彩莲说的话是真的,那么看来云老王爷是真的宠她这个身体,才让她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彩莲见李芸低头思索,不再开口。

    李芸大致了解了这个身体在云王府的情况,看来只要把住了云老王爷这关,其余的都好说了。她拿定注意,心情也轻松了起来。

    心情一轻松,这才发现街道两旁的人都停下了吆喝或者走路,齐齐看着她的方向。不时有议论声传进她的耳里。议论声虽然嘈杂,但她依然能听出个大概。

    无非是“看,这就是景世子的马车!”“不错,是景世子的马车。”“景世子有十年没出府了,如今总算出来了,我们也有盼头了。”“听说景世子今日和皇上下了半日棋,皇上依然没赢过景世子呢!”“可惜看不到景世子面貌。”

    李芸看着前面安稳而行的马车,包裹的极为严实,依然阻止不了百姓们的议论声。而且声音大都崇拜,人人目光钦羡崇敬。她不由感叹,果然是名人效应。

    正当她感叹的空挡,突然她的名字也传入耳中。

    “浅月小姐今日似乎美了。看起来比丞相府的玉凝小姐还要美呢!”“其实浅月小姐以前也很美的,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谁说没发现?我早就发现了。”“昨日浅月小姐火烧望春楼真是让人痛快!”“是啊!真是痛快!”“听说景世子今日救了浅月小姐。”“如今看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一起,怎么看着像是新娘子回门……”

    李芸本来认真听着,可是不想听到最后一句话转了道,身子一歪,险些栽落马下。

    “小姐!”彩莲惊呼一声,立即紧紧抱住李芸。

    李芸只觉额头冒冷汗,新娘子回门有大晚上的吗?她瞥了那说话的人一眼,那人似乎不觉,又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她收回视线看向前面的马车毫无动静,舒了一口气,希望这话里面的人没听到。

    在一片议论声中,终于来到了云王府。

    李芸也受够了沿途的煎熬,刚到云王府,前面的车还没停稳,她就迫不及待地翻身下马往府内冲。想着以后再也不要和这个人一起走在街上了。不死也扒层皮。不妨面前撞上一堵墙,她被撞得身子后退了一步,只听云孟哎呦一声惊呼,她一愣,抬头看去,只见那老头已经四仰巴拉地躺倒了地上。神色痛苦。

    “您……您没事儿吧?我走得太急了!”李芸连忙快步上前,伸手去扶他。

    彩莲也连忙跑来扶人。

    “哎呦,我的好小姐,您说景世子还没下车,您走得这么急干嘛?老奴这把老骨头可不禁你这一撞。”云孟在李芸和彩莲的相扶下困难地站起身,对着李芸抱怨,“你孟叔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那个,孟叔,对不起啊……”李芸无限愧疚。

    “哎呦,算了,你怕是今日折腾一日一直没吃饭饿急了吧?才会不顾景世子是客,如此往里跑。”云孟见车帘挑开,容景从车内出来,立即转了话。

    “是啊,我是饿急了……”李芸垂下头,似乎听到容景轻笑了一声,她脸一红。

    “知道景世子要来,府中已经准备了筵席了。这就可以吃饭。”云孟推开李芸和彩莲,连忙老脸堆上笑意向容景走去,腰也不疼了,似乎刚刚撞得不是他而是别人。容景好比那灵丹妙药。他一边走一边笑道:“老奴给景世子见礼。老奴可是盼了世子十年了,今日总算是将世子盼出府了。世子今日来云王府,云王府蓬荜生辉啊!”

    “孟叔过奖了!能让孟叔惦念,容景之幸。”容景浅浅一笑。

    云孟见容景彬彬有礼。更是笑得老眼眯成了一条缝,整个人也鲜亮了几分,“老王爷已经等候世子多时了,世子快快进府吧!”

    “劳烦孟叔引路!”容景含笑点头。

    云孟立即头前引路,虎步生风。

    李芸看的是目瞪口呆,刚刚还向她哎呦抱怨的老人踪影皆无。她转头看向彩莲。

    彩莲捂着嘴笑,见她看来,立即轻声道:“小姐,您还不知道吗?孟管家就是个棋篓子,他当年可是棋坛上的常胜将军。谁也下不过他。后来仅被七岁稚龄的景世子大败了三局。从此后,孟管家就认准景世子了。可惜不久后景世子就大病一场,没想到这一病就是十年不出府,孟管家如今终于盼来了景世子,能不高兴吗?”

    “也是!”李芸没想到容景这样牛叉。七岁?还是不是人!

    她看向跟着云孟身后向里面走的容景,这回他并没有打伞,步履却依然轻缓优雅,背影清瘦如竹,一身月牙色锦袍裁剪得恰到好处,随着他缓步而行,如诗似画,当真是风采无二。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一病就是十年不出府。

    果然上天给你开一扇门,就会为你关闭一扇窗。

    “小姐,您还磨蹭什么?老王爷要你也去他那里。”云孟大步走了几步见李芸没跟上,立即招呼。

    “哦!”李芸连忙收起心思,抬步跟上,还示意彩莲跟上。

    彩莲领会,立即跟在李芸身后也向里走去。

    那名赶车的黑衣男子并没有进府,而是安静地等在马车旁。

    ------题外话------

    喜欢的亲们放入书架收藏哦,方便阅读!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