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八章
    夜天倾话落,四周涌出数十大内侍卫,齐齐将李芸用剑指住,也同时将距离她最近的夜轻染和四皇子包围其中。显然,这些人都是太子的心腹。对他为命是从。

    李芸心底发寒,刚刚皇后喊了几遍侍卫拿她,那侍卫们都慢腾腾的。如今太子一声令下就如此迅速,显然可见这个太子平素行事风范让人不敢忤逆。她不明白这个身体主人怎么就让太子如此不放过。她看向夜天倾,袖中拳头攥紧。这个人最好祈求别落到她手上,否则她必报今日之恼恨。

    皇后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一直沉默静观其变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但并未出声制止。

    四皇子则看向夜轻染,似乎在说看你有什么办法。

    夜轻染面色微沉只是一瞬,薄唇微勾,随意地伸手抚了抚本来没有褶皱的衣摆,就是这一个动作看得围着他周围的侍卫齐齐面色一变后退了一步,他慢悠悠地道:“我七年不在朝中,还没发现这天似乎变样了呢!当年整个皇宫外加天圣上下谁人见着我不躲着走,怎么着?谁借给了你们胆子敢用剑指着我?”

    最后一句话虽然很轻,但整个观景园的气流刹那变得暗沉起来。

    那些侍卫顿时骇然地又退了一步,身子微颤,握着剑的手也几乎拿不稳,但因为夜轻染距离李芸实在太近了,他们不敢靠近,所以只能将夜轻染和四皇子都围了起来。如今闻言都将目光看向太子夜天倾。

    有些人更是打开了尘封的记忆。七年前谁人不知道天圣的混世魔王染小王爷夜轻染?他不杀人,对谁都笑如春风,但是整起人来真是让那人生不如死。被他整过的人不计其数,整个朝中几乎少数几个人没被整过,每当他出现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都会有人望风而逃,对他退避三舍。连皇上都是无奈。后来还是德亲王老王爷不忍整个京城被他弄得乌烟瘴气,这才将他赶出去历练,帝京城才自此安静了下来。他七年不出现在京中,众人几乎都将他遗忘了。如今想起那些他的整人事迹,只觉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神色越加心底发寒。

    而不少女子也想起当年之事,当年有些大胆的女孩对着刚刚幼年的小王爷只要露出喜欢的神色,便会被他扔进荷花池,那据说还是轻的,已经手下留情,对于得罪他的男子,那惩治的招就多了去了。想到此,那些女子看着夜轻染眼中的春色亦是齐齐退了几分。但还是忍不住被他的俊美张扬所倾倒。

    李芸暗赞,没想到有人气场这么大!什么都不做就让人怕成这样。又一想他一定曾经做过什么,才让人怕成这样。

    “是啊,轻染你这些年不在京中,这天圣的天还真是变得不同了呢!这些奴才是越发地没规矩了。”四皇子瞥了一眼同样指着他的刀剑,声音微沉,“你这回回来,还是要好好的替父皇惩治了这些奴才才是。否则他们有人撑腰,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四皇子话落,瞥了夜天倾一眼。

    夜天倾面无表情,只是一双眼睛越加暗沉,他顿时恼怒地看向侍卫,“本太子令你们押下云浅月,你们用剑指着四弟和小王爷做什么?”

    “太子恕罪!”那些侍卫本就害怕夜轻染,如今闻言齐齐扔了刀剑跪在地上。

    “一群废物,滚起来,将她押入刑部大牢!”夜天倾太子显然怒了。没想到他辛苦调教的人在夜轻染面前如此不堪。

    “……是!”那些人立即起来,冒着胆子颤抖着绕过夜轻染去抓李芸。

    “晚了,你们以为刚刚得罪本小王会这么轻易饶恕?”夜轻染漫不经心一笑,忽地轻轻一挥手,他手中红光一闪,只见一条赤红色的小蛇从他衣袖中飞出,顷刻间只听一片惨叫连连,数十人扔了剑,齐齐抱着胳膊躺倒在了地上。

    胭脂赤练蛇?李芸一怔,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这种好东西。

    夜天倾面色一变,声音骤然一沉,“夜轻染,你在皇宫内公然伤人,违抗本太子命令,到底意欲何为?”

    皇后也面色一变,但依然装作镇定而坐,只是脸色发白。她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蛇。

    四周一些女子都没看清夜轻染出手,只看到那些人躺在了地上,所以,并没响起惊叫声。而且有些人还崇拜的目光看向夜轻染。觉得若是谁人能得这染小王爷真心,那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今见李芸两眼放光地看着夜轻染,不由更为嫉妒。凭什么这个纨绔不化的女人能得染小王爷如此庇护?真是可恨!

    “看来你又得到好东西了呢!”四皇子看着乖巧地又回了夜轻染衣袖内的小蛇,无视太子阴沉的脸,笑着道。

    “本小王好东西从来就多的是,你要不要见识一下?”夜轻染闻言看向四皇子挑眉。

    四皇子含笑的面色顿时一僵,摇摇头,“好东西还是给用得着的人用比较有意义。”

    夜轻染轻叱了一声,不屑地道:“瞧你的胆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小。真是没种。”

    四皇子顿时一怒,瞪了夜轻染一眼,“你有种?你也就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而已。要是你能上得了台面的话,怎么能被德王叔给赶出京城去的?”

    “那是本小王觉得这京城玩得没意思了,想出去溜溜弯。”夜轻染道。

    “那京城既然没意思,你如今怎么又回来了?”四皇子紧追不舍。

    “自然是因为外面没意思了,如今京城又有意思了,所以我才回来了啊!”夜轻染理所当然地道。

    四皇子顿时一气,一甩袖,恼道:“怎么说都是你有理。”话落,他似乎不甘就这么被堵回来,小声且置气地道:“你有本事今日从他手中将云浅月救出来才是本事。”

    “我还不知道你这么想将她救出来?是因为有情,还是因为她有用?”夜轻染唇瓣微动,声音避开众人传到四皇子耳中。

    “无论如何也不用你管,你想救他难道没目的?”四皇子眨了眨眼睛,同样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

    “我嘛……”夜轻染看向李芸,见她紧盯着他衣袖,嘴角微抽了一下,对上四皇子探究的视线,他呵呵一笑,随即板起脸来,毫不留情地道:“要你管!”

    “你……”四皇子气急,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暗暗骂了一句。别说出外历练七年,就是十年二十年,这个小魔王也改不了性子,还是一样德行。

    二人你来我往,似乎全然忘了上面震怒的太子和四周哀叫的侍卫。

    “夜轻染,你在皇宫内公然伤人,违抗皇后和本太子命令,到底意欲何为?没听到本太子的话吗?出外七年本来以为你有所长进,如今越发无法无天了!”夜天倾只看到那二人嘴动,听不到声音,见他话落无人理会,脸色更沉。多少年无人敢顶撞忤逆他了。这个夜轻染一回来就和他作对。真是可恨。

    “听到了,太子皇兄声音这么大,四周的花草都颤一颤。真是让我害怕啊!不过太子皇兄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怎么说月妹妹也是国色天香的美人。你不喜欢也就罢了,怎么能这么狠心关她进大牢?你忍心,我可不忍心。本小王从来都是最惜花的。可舍不得一朵倾城之花就此枯萎。那多可惜?”夜轻染明显的不当太子的话看在眼里,几句轻言轻语就将太子暴杀的气氛一扫而空。

    四皇子心中暗骂,他夜轻染说这句话也不知道脸红,他会怜香惜玉?鬼才信!

    太子震怒,额头有青筋暴起,紧紧盯着夜轻染,夜轻染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他慢慢收敛了震怒,不再理会夜轻染,慢慢道:“今日之事本太子念你刚刚回来,暂且不追究。”话落,顿了顿,看向李芸,声音极沉,“自古都言红颜祸水,今日因为你险些让我等兄弟反目,就算本太子再想对你轻罚,看来也不行了。”

    李芸对这个人已经彻底没了表情,冷漠地看着他。

    “来人,请本太子隐卫,将云王府云浅月押入天牢。若敢反抗,无论死伤。若有人相助,视为同犯,不计后果,一并拿下。”夜天倾这次声音不高,却是极具威力。眸光戾气明显。此时才彻底展示一国储君优势和威仪。

    他话音刚落,四周上百人身着紧身黑衣劲装,齐齐出现,绕过夜轻染和四皇子,将李芸瞬间围了起来。

    李芸一动不动,知道她若是动一下,怕是不死也伤。夜轻染看着出现的太子隐卫,薄唇紧紧抿起,眸光幽暗。他没想到夜天倾对云王府云浅月真到了片刻也不容的地步了,他都如此力保,居然还不能让他让步。袖中的手攥紧,想着是动手还是不动手。他动手虽然轻而易举能救了云浅月,但怕是后果不容乐观。夜天倾一定会借此事让云浅月带上红颜祸水,让他兄弟反目的罪责,那比火烧一个小小的望春楼可是大多了。皇上定不会容忍。如今再不比幼时,他不可以太过胡闹。若是公然和太子在皇宫作对,甚至血染皇宫的话,皇上那关怕是过不去。

    想到此,夜轻染恼恨地垂下头开始想对策。

    四皇子看着隐卫,嘴角微翘。今日即便救不出云浅月,能引出夜天倾的隐卫来也算是成功了一半。至于云浅月……他倒要看看这小魔王还能救出人不?

    ------题外话------

    喜欢的亲们【放入书架】收藏,方便阅读!群么么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