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六章 想改变的人
    “想同归于尽,那就敲狠点。”好像脑后长眼睛了一般,文晸佑都没回头,在手电筒要砸下的一刻,开口说了这句话。李顺圭也瞬间懂了他的意思,虽然头上纱布摘下让她阿爸带走了,可是并没表明他的伤就已经完好。如果把他再伤到,那一起困在这倒是有伴了,可归根结底还是困在这。

    寂静的地方,手电筒找着前面,脚印却不显得凌乱。并行躺在地上两排一大一小的鞋印,让李顺圭不由开口:“你怎么找到我的?不会是发现这鞋印了吧?”文晸佑沉默一下,轻轻摇头。李顺圭等着他说下去,却发现他除了摇头之外,再没别的回应。

    “呀。”李顺圭冷着脸,下意识又要举起手电筒。也许人的通病就是这样,解除危机,瞬间就会恢复原状。文晸佑轻声开口:“我怕再刺激到你,如果找你的方法讲出来。”李顺圭放下手电筒,有些好奇,却也有些排斥。

    他说刺激到自己,那估计又没什么好话。沉默半响,终究还是好奇心驱使,让她询问出来:“说吧,怎么找到的?”文晸佑一顿,脚步沉稳,吱嘎吱嘎的踩雪声,伴随着光亮渐渐走到可以看见车流的街道。尽管晚上,车流明显少了。

    “在附近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一声哭喊,甚至把野狗叫的声音都比下去了。顺着这个声音……我就找到了你。”李顺圭轻轻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只是在这之后,却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无力地伏在他背上。

    “真是,我真是好奇你的成长经历。是什么样的环境可以养出你这样的性格?不毒舌不损人你说不了话吗?”文晸佑疑惑地转头:“难道说实话不对?”李顺圭无奈摆手:“算了,可能是我没碰到过你这样的人。或者是我年纪还小,总之我真的不理解你。不过……”

    李顺圭轻笑:“不过我能肯定一件事,你的情商……真的很低。”文晸佑皱眉:“何以见得?”李顺圭摇头:“呀。你看看你,哪有一点小孩子的摸样?”文晸佑点头:“因为我本来就不是小孩子。”李顺圭扬头:“难道你能算大人吗?我还比你早出生9个月呢。”

    文晸佑不说话了,低头朝前走着。正当李顺圭咬着嘴唇,想着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文晸佑开口:“为什么说我情商低?你还没回答呢。”李顺圭一愣,“哦”了一声:“这个啊,不是很明显吗?待人处事言谈举止,从来没有你这么不通常理的。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

    文晸佑抿起嘴角,摇头开口:“我只对你这样而已,对待别人我没有。”李顺圭轻哼一声:“那你说,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以前也不认识你,干吗这样?没风度,你是男孩,毒舌女孩不说,还打人。”文晸佑皱眉:“那是意外。关键是你的娃娃音真的让人很烦躁,我虽然性格沉闷了一些,可是不会主动攻击谁。不管是言语上还是肢体上。”

    “mo呀!?”李顺圭直起身子:“不知道有多少人说我声音可爱,就你分不出好坏。”沉默一下,李顺圭得意开口:“而且我撒娇可是很厉害的,基本没有谁能抵抗得了。”文晸佑轻笑一声,李顺圭下意识感到不妙,可惜想阻止已经晚了。

    “可能你真挺了不起,毕竟能将‘可爱’这个词重新定义的,不是谁都可以做到。”李顺圭死死咬住嘴唇,盯着文晸佑的后脑。刚刚他说什么?同归于尽?为什么我现在真的有了这种想法呢?咱就一起困在这吧混蛋!

    突然想起什么,李顺圭惊叫一声:“怎么回事?你干吗一直走?难道都没告诉我爸还有欧尼他们吗?你……你别告诉我你是自己出来的,手机也没带?”文晸佑一顿,平静开口:“等我走回公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社长还没回来,银圭怒那也带着suger去赶行程。除此之外,我听说你没在公司,他们听我说完经过,好像对我把你头打坏很生气,只是告诉我你可能回家休息了,就都没再理我。”

    李顺圭表情惊讶:“那你……你怎么确定我不是回家了而是走丢了?”文晸佑颠了一下李顺圭的身子,将她背紧:“因为你还穿着我的外套。”李顺圭看着自己穿着的文晸佑衣服,一脸茫然:“这……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文晸佑想了想,开口说着:“能自己坐车把我撇下一个人离开,说明你极度气愤我对你说的话做的事。这样情况下,通常人会有两种反应。要么是想要想尽一切办法报复我,要么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远离我。如果是前者,你发现穿着我的衣服,会得意我被冻得不行,故意不换给我。而如果是后者,你会想办法给我还回来。不想碰触跟我有关的任何事物。”

    李顺圭轻笑一声:“这你可就猜错了,还说智商高呢。我回来找你根本就是……”说到这,李顺圭没有说下去。不过文晸佑却接着开口:“我猜测你是后一种情况。所以如果你没意识到要还我衣服的问题,说明你潜意识是要回公司的。想撇下我走回去或干脆别回去,但你这种想法不可能坚持太久就会自己否定。”

    李顺圭出神看着他,半响撇嘴:“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回去找你?”文晸佑接口:“社长是你父亲,再没回来之前,你身为他的女儿,不会真让我离开公司的。”李顺圭抽动嘴角:“你……你是机器人吗?为什么事情都想得那么有条理?连这种细节都考虑进去了?”

    文晸佑疑惑:“是我想的不对?”李顺圭无奈:“这次对了,但不会每次都对的。人可是最复杂的生物,你不可能永远都猜到对方想什么。”文晸佑摇头:“可恨显然我这次猜对了,这是你承认的。”李顺圭探头看着他:“不如这样,你猜猜我现在想什么?”

    文晸佑皱眉,好像真的要去猜。李顺圭赶忙摆手:“呀呀!你不是吧?难道还真去猜?你是太自信还是太白痴?就算你猜对了我不承认,你怎么确定对不对?”文晸佑怪异看着她:“是你先让我猜的,如果之后再否认我的猜测,这不是很无聊?”

    李顺圭无语地揉着头,吸了口气:“算了,换个话题。你好像是从离家出走的,结果不但不怕暴露被你家人抓回去,反倒把带血的纱布让我爸送你家说服你家人,而你反倒一点担心的样子都没有,既然这么自信,你干吗不好好和家里说却要离家出走?”

    文晸佑轻笑:“因为我了解我父亲,他不容许他掌控的人有一点反抗他的念头。不止是行动上,而且还包括心理。如果我已经表明此时此刻我的决心,他不会再强制让我如何,而是会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认清现状,认清我自己选的路有多困难,最后坚持不住回去向他低头。所以哪怕真有那一天我坚持不住,至少在这之前,我可以为自己的目标努力一次。”

    说到这,他不由想起了他的哥哥文承佑。他一声不吭,没有对父亲做出任何反抗就接受了他所有的安排,是真的觉得没用吗?他说过他已经不对做明星做艺人感兴趣了,也许……这才是他没有坚持的原因吧。

    李顺圭想了想,突然笑了:“好。既然这样,现在你再猜猜,我心里想什么?”文晸佑回过神,转头看着她。李顺圭赶忙开口:“你放心,只要你猜对了,我发誓,一定不会否认。”文晸佑想了想,点头开始思考。

    “你想现在先和我聊天,让我把你送回去。等见到你父亲还有你的欧尼之后,告状让他们教训我?”李顺圭嗔怪拍了他一下:“我是这样的人吗?”

    “你是。”“呀!!”文晸佑没再说话,李顺圭暗自生了会闷气,不忿拍着他:“不对,再猜。”文晸佑沉默一会,轻声开口:“在韩国,不管哪个行业哪个圈子,都有前后辈制度。你是想如果我真的成为练习生,你会用前辈的身份报复我今天对你做的所有失礼的事情,还有说过的失礼的话。”

    李顺圭忍着笑:“这个简直是一定的。不过我倒不用刻意去想,你如果真的成为练习生,论公论私,我肯定都会管教你……再猜。”文晸佑眉头皱起,沉吟了好一会,不确定地开口:“你想……”李顺圭摆手:“你太喜欢钻牛角尖了。这种跟本不可能成功更多是看几率碰运气的事,你却那么认真想靠脑力来完成,我真的有点无语。”

    文晸佑没回应,而是继续开口:“你想……”李顺圭赶忙打断他:“好了好了,怕了你了。不算你输,是我主动告诉你的。”文晸佑虽然没回头,可是顺着越来越亮的光线,她看到文晸佑的耳朵似乎动了一下。出神看着文晸佑半响,李顺圭嘴角勾出一抹笑容。

    “我想改变你。让你成为一个正常的人。”文晸佑一愣,突然停住脚步,侧头不确定地询问:“你想……改变我?”李顺圭点头:“其实我知道,父亲很看重你。不是你的外貌,不是你的什么才艺和外语。而是你的气质。你和那些练习生不一样,他们或者她们,都太像孩子了。眼神浑浊,只懂得以后做明星,只懂得练习然后做着出道的梦。他们想得太少,至少sw里的这些,身上拥有的不足以支撑他们走得更远。”

    文晸佑表情疑惑:“我没觉得我有什么不同。”李顺圭出神看着他,眼神异样:“那是你觉得。如果我改变你之后……也许你会明白你哪里不同。或者,你的路该怎么走。”这话说的很热血,只是李顺圭忘记了她说这些的对象。当文晸佑下一句话说出口时,李顺圭死死攥紧手电筒,却还不由自主明白,如果真的想让他改变,恐怕任重,而且路远。

    “你好像也只是个练习生吧?可是听你的口吻怎么像社长一样?”

    (ps:情人节快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