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五章 意外
    “我……我不是故意的。”一直仿佛小大人般成熟淡定的文晸佑,看着被他下意识背摔摔到地上的李顺圭,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李顺圭撞翻了n多东西,桌子还有一些筷子和碗盆,可想而知这一摔得有多重。

    李顺圭咬着牙,硬挺着身子的疼痛,死死瞪着文晸佑。可是当感到额头有什么滑落下来时,拿手摸着一看,红色的液体沾染手指。她颤抖着嘴唇,指着文晸佑:“你……你混蛋!你居然打女孩……”

    文晸佑有些慌乱上前,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却不知如何去说去做。直到食堂的工作人员上前,看到这个玩笑好像有些太重了,重得不像玩笑,赶忙上前询问:“顺圭你没事吧……哦么!居然流血了?”

    不满地瞪了文晸佑一眼,谁认识他是谁?都只认识这位大小姐是社长女儿,没有说话,安抚着李顺圭几句,他抬步离开去找社长。李顺圭努力忍着眼中的泪,倔强地没有哭出来。却死死瞪着文晸佑。几个工作人员上前安抚。有的拿纸要止血,只是谁在说什么做什么的时候,都不由拿眼神扫着他,好像他多大逆不道似的。

    文晸佑沉默半响,突然分开众人,在李顺圭的诧异下,一把抱起她朝外走去,连几个工作人员都没来得及说话挽留。而李顺圭也被惊住忘记哭,直到走出sw大门,被冷风吹得发冷才回过神:“呀!你放我下来!!”

    李顺圭用力挣扎,文晸佑板着脸:“别动,送你去医院。”一辆出租车见到两人站在路边,绕了一圈停过来。见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女孩头上还流着血,司机好心将后门打开。文晸佑小心翼翼地将李顺圭送到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

    还是那个医院,还是那个医生。看着两人回来,却是这个小姑娘头流血,另一个却拆了纱布。医生一脸怪异,给李顺圭检查包扎,上药后,李顺圭头缠着纱布。交了钱出了医院。从始至终,从再次上车开始,两人就没说过一句话。

    直到走出医院之后,文晸佑上前想要说什么,李顺圭突然招手拦了一辆车,独自上去,扬长而去,把愣在那里的文晸佑,单独留在了医院门口。看着倒车镜文晸佑茫然的神色,李顺圭觉得心里那口气终于舒缓了一些。

    “死小孩,别以为164的智商有什么了不起,交车钱交治疗费的时候,你那几万韩元早就花光了。能记得路你就走回来,记不得……就别回来了混蛋!”很神奇的事,仅仅认识几个小时,李顺圭在十四年的生命中,却很少如此讨厌一个人。

    韩国年龄算法,是从3月1日到次年3月1日才算一年。在这期间出生的,都算同岁。由于严格的前后辈制度,所有人都格外珍惜同龄亲故。李顺圭是89年5月15日出生的。姐妹三个同天生日,文晸佑是90年2月5日出生,和李顺圭就是同龄。

    只是如果文晸佑真能进入公司,他就会是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同龄亲故,还是异性的。然而自己却说不出的不想再见到他,不想再听他说话,不想看到他那张……颜。想到这,李顺圭不由出神起来。脑海中闪现的,是他的脸。

    比女孩还漂亮,至少暂时十三周岁十四虚岁的现在,的确是这样。然而对于颜这方面的事,女性天生比男性有天赋,注意的细节也更多。他的棱角很分明,他的鼻子又直又挺。他的唇有些薄,看起来就是刻薄样!可是,薄得很细腻,哪怕唇上的纹路丝丝都看得清。

    还有那粗厚的眉,略显瘦削的颧骨,配合他的眼神。如果长大了,他的颜可发展的空间,将十分宽广。不错,颜也可以发展的。或者真的只是花美男,或者会是型男,或者会是……

    “司机大叔,能麻烦您回去吗?”司机一愣,看着李顺圭:“怎么?要回到刚刚那个医院接你的小男朋友?”李顺圭点点头,突然表情惊讶:“不是!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才多大,怎么可能?”司机掉头,驾驶车朝回开去。

    笑着摇头开口:“现在男孩女孩,谈恋爱很正常的。年龄什么的不是问题,再说,也有十三四岁了吧?不算小了。”李顺圭失笑:“大叔,真的不是。我们今天才刚刚认识,怎么可能?”司机见李顺圭不似作伪,疑惑开口:“真的吗?那真是可惜啊。从没见过那么帅的男孩,以后肯定讨女孩喜欢。”

    李顺圭感觉头在隐隐作痛,很有种冲动再次掉头回去。只有脸蛋长得不错就可以了吗?你了解他是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人,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不再说话,李顺圭看着窗外。混蛋,你果然天生就是做idol这个职业的材料。

    那种只靠外表就可以却绝对不能暴露本性的职业最适合你了。靠着这副颜尽情地去迷那些小女孩吧,一辈子别让她们知道你毒舌、暴力、没风度、不懂得尊重女性还一副冷淡自恋臭屁嚣张傲慢的嘴脸。可恨我已经了解了你的真实面目,却还不得不回来找你。要不是为了父亲,我……

    重新回到医院,李顺圭付钱下了车。回头看去,四处望了望,却没看到文晸佑的身影。风吹过来,李顺圭不由感到有些冷。用力将外套裹住,李顺圭愣了一下,张大嘴看着外套,发现居然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那就是他的吧?

    李顺圭四处又看了一眼,还是没发现他。吸了口气,朝着医院内走去:“不会的,不会的。他不是高智商吗?没穿外套应该会进医院里取暖的。一定在里面。”李顺圭进了医院的自动门,只是半个小时后,她又焦急地跑出来了。文晸佑不在里面,他会去哪?不会是真的记得路走回去了吧?

    “文晸佑!!”李顺圭一边喊着,一边四处跑去。没穿外套,又没钱。他不留在医院去哪了?是想冻死还是怎样?这就是高智商吗?简直是pabo是傻瓜吧!他还是离家出走的,万一被他家人抓回去,父亲好不容易发现的好练习生苗子就没了不说,他不也……又要经受被家人摆布的名运?

    找着找着,李顺圭自己都没发现,她的思路已经顺着文晸佑的遭遇思考了。而她四处找着的路线,也渐渐偏远。以至于她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哪的时候,天也已经黑了。下意识有些恐惧,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想摸电话,却发现自己的外套是那个造成她今天经历这么多的混蛋那件。她四处打转,眼泪不由自主再次滑落下来:“呜呜……死……死小孩……你在哪……呜呜……我……我在哪……阿爸……欧尼……呀!有人吗……”

    紧紧裹着大衣,头流血都没哭的李顺圭,此时却不由自主流出眼泪。尽管如此,却又不敢太大声。因为这里偶尔还有狗叫,让她在恐惧害怕的情绪中,还能抽空抱怨父亲为了省钱,居然将娱乐公司设在了江.北.区。这里可是汉城治安、条件、建设最差的区。有狗可以随便出没也不足为奇。

    “啊!”路滑,李顺圭摔倒了。狗血的是,她的脚扭到动不了。捂着脚坐在地上,她干脆不动了。直接放声哭出来。让狗发现就发现吧,总比那种快到负数的存在感要安心的多。只是就这么坐着,什么时候才能真的走出去?什么时候才能获救?

    她咬咬牙,挣扎着站起要向前挪动。可不一会,又再次倒地。今天为什么会让自己经受如此的境地?从小长大都没经历过,小时候在科威特经受过战火的事,相比之下感受也没有现在这么无助过。至少那时还有父亲,还有母亲,还有姐姐,可是现在……突然一束光束照射在她身上。很久很久以后,她都能记得那天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好像陷入无尽的黑暗中,天堂的一束光给了她温暖拯救她一般,唯独不能确定的,绝美摸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男孩,到底该是魔鬼的因素多点,还是天使的因素多点。或者,就是一个混合体?

    “坐出租车都能坐到你现在的境况,我恐怕对taxi会有阴影的。”光亮微微有些刺眼,文晸佑慢慢走上前,面容依旧平静,只是看在李顺圭眼里,却让一直都没停下的眼泪,更加汹涌。不过此时她发泄的方式,已经并不局限哭泣了。

    “混蛋!死小孩!呜呜!都怪你!混蛋!!”一把扑过去,因为脚伤的原因,将全身重量全部交到他身上,这还不算。双手攥着拳头,狠狠砸着他的胸口。呜咽声哭叫声不绝于耳,文晸佑默默承受,不过也不可能给她好脸:“不长记性是吧?头上的伤不疼了?”

    李顺圭下意识停下来,想起他的身手和对女孩毫无风度的本性,慢慢不再动了,只是哭泣声和眼泪,还是不停歇。文晸佑转身:“跟着我走,路很……”“我脚扭到了。”李顺圭说完这句话,就低下头去。因为他感到文晸佑看过来的目光,让她脸颊火辣辣的尴尬。

    只是转瞬间,她就回味过来。这一切都是这个死小孩害的。不由又再次抬起头,逞强和他对视。只是她看到的,却是一个背影。这个背影……很近。

    “我背你。”李顺圭愣住了,哭泣都忘记。文晸佑弓着身子,转头再次开口:“上来,我背你。”李顺圭不知为何,有些退缩。文晸佑一顿,没再开口,只是上前蹲下,手臂揽着她的双腿,将她背起。而李顺圭也不由自主地,揽住了他的脖颈。

    “不许说我重!!”仿佛感受到文晸佑停顿一下才迈步往前走是要说什么,李顺圭今天的遭遇已经够她承受了。她不想再听他任何一句毒舌。文晸佑沉默半响,果然没再说。只是在李顺圭松了口气的时候,文晸佑才皱眉疑惑地询问:“这算情商高还是智商高?”

    “mo?”李顺圭正靠在他背上休息,听到他的询问愣了一下。文晸佑用力颠了一下她的身子,将手电筒递给她:“你能事先知道我要说什么,是智商高还是情商高的体现?”李顺圭慢慢直起身子,眯着眼睛看着文晸佑。手中的手电筒,仿佛有准星一般,三点一线慢慢对准文晸佑的头。这一次,她想来个狠的,绝对……不失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