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五十章 危险关系
    演戏就是骗人,这太片面了。但是文晸佑是个体,他愿意这么想,还把这个当做方法,没有人能说什么。方法谁说一定要成功的,只要能提高演技,你自己觉得有用就可以了。这种事哪有什么标准?都是靠自己体会。

    不过当文晸佑对李顺圭说出这个既简单看起来好像还真会管用的办法,李顺圭顿时感兴趣起来。想了不一会,就笑着和文晸佑击掌,算是同意了他的合作练习要求。而且看起来李顺圭似乎比文晸佑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

    “什么时候开始?现在吗?”李顺圭一脸的跃跃欲试。

    文晸佑哭笑不得之余,却考虑到一点:“顺圭xi,每天只有一次机会,你是不是觉得少?”

    李顺圭笑着跺脚:“是有点少,要不三……五……十次吧。十次差不多了。”

    文晸佑摇头:“这样不行,寓教于乐,只想着乐就没意义了。”

    摸摸鼻子,文晸佑眯着眼睛:“这样。一次,先试一下。但是加上一条,谁输了,就要受到惩罚。”

    李顺圭一愣,不怀好意看着文晸佑:“呀。这可是你说的。”

    文晸佑表情疑惑:“你经常骗人吗?感觉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

    李顺圭笑着:“这就不用你管了。你说罚什么……干脆让赢的人决定怎么样?”

    文晸佑点头:“合理。但是今天试运行一下。第一次总会有很多漏洞,等完善了再正式开始。”

    李顺圭眼睛一转,摆手开口:“不行。完善之前的胜负一样要算进去,漏洞是相对于双方都有用的。不是只针对一方。”

    文晸佑接口:“那就延缓执行,算以后的里面。”

    “最多只能拖延三天,三天后立刻执行。”

    “可以选择执行的顺序。”

    “不许耍赖。”

    “让公司所有员工监督。”

    “一言为定。”

    再次击了下掌,这次双方表情是真的严肃起来。李顺圭一脸挑衅的摸样:“文晸佑,揪着耳朵蛙跳学狗叫,会不会太没面子了让你?”

    文晸佑眯起笑眼:“早知道你这么热衷于惩罚我,我就真的不会兜圈子了。”

    李顺圭握着拳头,想要弄出指响,奈何白嫩的小手却始终不争气。忿忿放下,李顺圭轻笑:“别怪我啊晸佑,怒那其实脾气真的很好。对练习生也都很照顾。偏偏来了你这么一个不尊重前辈的,而现在你又主动把机会送到我这来,我怎么能不教训教训你呢?”

    文晸佑无奈摇头,收拾着桌上的牛奶盒和面包:“等你真的赢了再说吧,现在讲这些不觉得太早了?”

    李顺圭轻哼一声:“你啊,还是年纪太小。开窍太晚。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不事先了解一下,你没来之前,公司上下谁没被我整过?谁没被我骗过?说我吐槽小公主让我想揍你,那是因为你该叫我腹黑小仙女。”

    “哦?”文晸佑将牛奶盒扔进垃圾桶里,突然回头看着她:“是吗?”

    李顺圭扬着头和他对视,两人之间,再次形成一股强烈的气场。感觉周边都有些气流在激荡。

    只是场景切换到sw小练习室,时间也从早上变成了傍晚。除此之外,其他都是一样,不过半响李顺圭却先弱了下来,低着头一脸不忿的摸样。

    文晸佑温和笑着,手里拿着一个小本看着她:“腹黑小仙女是吧?揪着耳朵蛙跳学狗叫……会不会很没面子?”

    李顺圭死死攥着拳头,忿忿瞪着他:“这次不算!你居然用阿爸叫我商量出道的事骗我?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

    文晸佑耸耸肩:“你不也是用美娜姐重新回来当练习生的事来骗我?难道这种事就可以开玩笑?”

    微微摇头,文晸佑来到窗前,翻开笔记本记着什么:“对你挺失望的,看你走进社长室的时候,我差点去买棒棒糖了。亏我浪费那么多脑细胞苦心经营那么久引你入套,没想到只是一句话而已,都没用我多费口舌。”

    李顺圭咬牙瞪着他的后背,恨不得用视线直接将他射穿。不一会突然跑上前,用力将他的笔记本抢下,看了一眼上面写了一半关于她被骗的记录,李顺圭一把撕掉,攥成纸团丢到一边:“这次不算。以后规定好,不许用我爸骗人!”

    文晸佑失笑指着纸团:“耍赖吧你?说好了漏洞归漏洞,但是惩罚还是要记下来的,你这是明目张胆地否认失败的事实。这么没信用谁还跟你玩?”

    李顺圭语气一滞,逞强开口:“我不管。我是你的前辈,有一次取消惩罚的权利。”

    文晸佑点头:“下次你再说你是女孩,还有一次取消惩罚的权利。再下次你说你帮我安装电脑,又有一次……”

    李顺圭脸颊微热,狠狠推他一下:“就一次!我保证!”

    文晸佑看着李顺圭,直到她再次要发怒扑上前的时候,轻轻叹息一声,捡起纸团丢到垃圾桶里:“行,我就算你一次。不过坦白说,我有点不想继续下去了。”

    李顺圭一愣,急忙开口:“我说了是最后一次……”

    文晸佑摆手:“不是怕你耍赖,只是你腹黑小仙女的名头过于名不副实了。毕竟这不是玩,而是要练习。对手太弱,起不到锻炼作用。”李顺圭脸憋得通红,纯粹是气的。指着文晸佑就要开骂,突然敲门声响起。回头一看,居然是早上和文晸佑一起买早餐的那个练习生。

    文晸佑有些错愕,因为这名练习生看着两人的表情很是怪异。转瞬间文晸佑就反应过来,似乎早上的事,有可能还是没隐瞒住。越过李顺圭朝那名练习生迎过去,故作无意地撞她一下。李顺圭回过神,面容平静。

    女练习生叫金荷珠,比李顺圭和文晸佑大一岁。徐美娜离开后,算是和文晸佑关系不错的一个。只不过就像李顺圭说的那样,文晸佑开窍后不敢随意卖萌了。所以也就是不错而已。笑着开口,眼神带着点点疑惑:“怒那,找我有事?”

    金荷珠看着他,笑着摇摇头,突然开口询问李顺圭:“今天早上……是你吧顺圭?”

    李顺圭皱眉疑惑:“什么啊?什么早上是我?”

    金荷珠轻笑:“别瞒我了,你昨晚没回家,练习结束回的宿舍。我们都看见了。之后你去楼下晸佑的屋里,整整一晚……”

    金荷珠停顿一下,没有说完。而是抬头看着两人:“胆子真大,居然这么点年纪就敢……”

    “mo呀?!”

    “怒那你说什么呢?”

    李顺圭和文晸佑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看着金荷珠。

    李顺圭失笑上前:“欧尼,你的意思是我俩昨晚住一块?这不是开玩笑吗?”

    文晸佑一副无语的样子,表情给的十足。甚至还带着点点难过。金荷珠下意识地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是摸摸衣服,却再次肯定起来。

    拿出一串钥匙,金荷珠递给李顺圭:“这是你落在你自己卧室门把手上的。开了门就忘拔下来,昨晚挂到今天早上,半夜的时候我还开门想要还给你,结果你的床上干干净净,被子整整齐齐……”

    金荷珠一顿,摇头将钥匙递到她手里:“真是……我又不会告密,只是提醒你们两个别太过分了。被社长知道的话……毕竟你们太小了。”

    文晸佑突然开口:“怒那,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昨晚她是临时有事回家了,所以才没回宿舍。”

    金荷珠失笑:“钥匙没拿外套没拿,能有多急的事回家?”

    文晸佑看着李顺圭:“你带怒那去找社长,让社长做证吧。要不然估计我以后也没法在sw练习了。”

    李顺圭一顿,和文晸佑对视。半响接过钥匙,突然拽着金荷珠的手,面容平静道:“走吧怒那,和我去找我阿爸。你问问他就知道我昨晚在哪了。”

    说罢没理会金荷珠的惊讶,直接拽着她出了练习室。而在身后看着的文晸佑,不由收起刚刚的难过和各种复杂情绪。尘埃落定了,金荷珠绝对不会真的和李顺圭去问社长的。

    不过刚刚文晸佑最后的提议,李顺圭居然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就应下来,还理直气壮地拽着金荷珠出去。看表情仿佛是金荷珠做错事一样,这种心态,倒再次让文晸佑承认了她。

    金荷珠怎么敢找社长?如果是真的,这就等于家丑。自己有什么好处?如果是假的,那自己可就是污蔑两个公司练习生的清白和声誉,不管什么结果,金荷珠基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文晸佑和李顺圭肯定不止要她算了这么简单。如果李顺圭会做的话,估计会把她拽到社长室门口再放弃的。这样的话,金荷珠会打从心里相信……两人确实没有什么不正当关系。而是她自己看错了。

    抱肩轻笑着,文晸佑想起了自己那个骗人练习演技的计划。就凭李顺圭今天的表现,似乎……可以继续下去。如果是这种水准用到自己身上,或许会真的很有意思吧?文晸佑,期待着。

    (感谢我爱的打赏。多谢。我会继续努力的。o(n_n)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