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老师的含义
    “从今天起,我做你的老师。”

    “哦……老师好。”

    “噗……”

    三个人,三句不同的话。都不长,却反映出很多。李洙英的郑重,文晸佑的随意,还有李顺圭的惊愕。半响,还是李顺圭最先反应过来,拍桌子站起,指着文晸佑气愤大叫:“呀!文晸佑!你这算什么态度?!你知不知道阿爸收你做学生的意义?”

    文晸佑,如果还是之前的他,一定会开口询问一句,你怎么这么像电视剧里大人物身边的爪牙?就是为了在他自我介绍而别人没意识他多厉害的时候,大喊一声然后叭叭叭地侃出你家主人的光辉历史或者很牛的背景。

    不过现在的文晸佑虽然不会这么直接,但是眼中调笑的意味也让李顺圭再次炸毛。却被李洙英笑着摆手打断了:“顺圭,他不懂,别怪他。”

    轻咳一声,李洙英慢慢收起笑容,看着文晸佑:“不是你想的那样,所谓我能收下你做学生,是你的福气之类的。”

    “但是要我送些礼物行大礼是吗?”文晸佑看着李洙英,目含询问。

    李洙英一愣,哭笑不得:“不是。你听我说完。”

    想了一下,李洙英开口:“和你的舞蹈老师演技老师或者其他各种技能的老师不同,称呼虽然都是一个,但意义不一样。我负责教你的,是以后你的整体方向的把握。”

    文晸佑有些明白了。在中.国的时候,学习语言,文晸佑的智商体现在哪?就是在学习能力。不止在学习的质量,还有学习方法。文字和语言,都寄托在文化上。比如说“他走了”这三个字,语境不同,反应的意义也不同。

    也可以说是一个人走了,离开了这里。也可以解释为一个人去世了。所以文晸佑学习汉语,看的不是教科书,而是武侠小说。寓教于乐,接受能力更快。当然,他看不懂什么的,阅历的原因。一知半解都勉强。可是渐渐的,边看边问。他也知道自己选择的学习方法是正确的。

    哪怕一个农民,种地的伯伯,你问他一些武侠小说里的知识,他也能有滋有味地给你讲解一番。内功是什么?轻功是什么?帮派是什么,等等等等。其中,里面就有个师徒系统。开武馆会收n个徒弟,专门以收钱为目的。

    可还有一种发生在主角身上,总是跳下悬崖或者进了大山遇见什么隐士高人,看你骨骼精奇,收你为徒,教你一身武艺。他不以盈利为目的,甚至还供你吃喝。将自身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如果你出去闯荡江湖被人欺负了,他还可以帮你找场子。

    看着李洙英,文晸佑表情怪异。高倒是不高,至于老……又转头看着怒瞪自己的李顺圭,文晸佑暗自腹诽。差点忘记,一般都有个刁蛮的或者任性的小师妹,她的话,应该就算吧?不过是比自己更早入门,还比自己大九个月,或者……叫师姐?

    “呀!”文晸佑被惊醒,只见李顺圭站在自己面前,胸口起伏不定,掐着腰就差要咬他了:“我阿爸跟你说话,收你做学生。你居然还敢放空发呆?!”

    文晸佑哪里会承认,面容平静摇头,随手拨开她和李洙英对视:“没有,我只是在理解……社长所说这个老师的含义。”

    李洙英笑着将李顺圭叫回来,开口询问:“那你理解了吗?”

    文晸佑沉吟一下,点头回道:“理解了。就是有点……不太明白。”

    李洙英示意:“哪不明白,你可以说说看。总要你自愿的,我们才能为一个目标一起努力。”

    李顺圭皱眉:“阿爸。这个死小孩这么不识好歹,不如就……”

    “就不收?”李洙英玩味笑着询问。

    李顺圭语气一滞,撇嘴瞪着文晸佑,却没说话。

    文晸佑无奈摇头:“顺圭啊。我和社长谈事,你先出去玩会,别总上蹿下跳的。”

    李顺圭愣了一下,面容平静看着文晸佑,微微眯起眼睛。真正生气的李顺圭,是不会大吵大闹的。慢慢抬起手臂,李顺圭指着文晸佑,却被李洙英的一句话打败:“顺圭,你先出去吧。”

    文晸佑以为李顺圭会瞪自己一眼然后威胁几句的。没想到,她却看都没看自己,停顿一下,开门出去了。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李洙英笑着摇摇头,看着文晸佑:“你别总是逗她。成习惯之后,出道了有可能就得罪前辈。”

    文晸佑眯起笑眼,没有说话。李洙英一顿,开口对着他:“又叫我社长了,看来是想确定真正含义再决定叫不叫老师吧?”

    文晸佑摆手:“不是。我想叫老师的,可是听您一说,好像还有别的含义,所以就没有……”

    李洙英点点头,站起来到窗前,看着外面的车流:“其实我知道,你已经明白了。有什么疑虑,现在就问吧。”

    文晸佑沉默一下,看着李洙英的背影:“社长,您知道我做idol的目的。就是不想从事一个学技能就可以立足的行业。总统是一国元首,可是培养的交际能力也是总统的工具之一。相比来说,艺人的话,实力强也未必能成功。”

    李洙英突然转头:“你是怕我指给你的路,束缚住你?”

    文晸佑摇头:“我只想问问,您当初在这个行业走了多远。如今时隔那时,已经过了多少年。”

    李洙英和文晸佑对视,半响笑出声来。摇头坐回椅子上,看着文晸佑,李洙英开口:“我知道你做练习生等着出道的目的,而且现在我也可以郑重告诉你,你选对行业了。”

    见文晸佑倾身,李洙英笑笑:“我当年很成功,算是韩国groupsound的始祖,‘跑道’的主唱。是比我弟弟李秀满更优秀的主唱……李秀满你还不认识吧?”

    文晸佑点点头:“认识。sw的母公司创始人和大股东,s.mentertainment的社长。”

    李洙英愣了一下,摇头开口:“是啊。说起来挺丢人的。做主唱比他强,可是做事业……”

    “您跑题了。现在说的您,不是他。”文晸佑笑着看向李洙英,轻声提醒。

    然而李洙英此时仿佛来了兴致一般,探身开口:“要不把你介绍给他吧。保证不会让你家人知道。叫他老师的很多,可真正的入室弟子,恐怕只有宝儿那丫头。”

    文晸佑微微皱眉:“社长。自己亲兄弟拿来试探我,我没觉得自己有那么重要……或者不让您信任。”

    李洙英此时哪有社长的样子,笑着摆手:“好好,当我乱说的。”

    抿起嘴角,李洙英看着文晸佑:“你欠缺的很多。而老师的职责,是补全你的不足,但是以后的路,却要你自己走。”

    李洙英摘下眼镜,放到桌子上:“不过也有可能,你真的达成所谓的完美,却反而无法走红。最后销声匿迹,从此泯然于这个圈子。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没有原因,没有理由。”

    支着身子,眯着本就不大的眼睛,李洙英直视文晸佑:“但这也正是这个行业的魅力,也是你追求自己目标的原因……你同意吧?”

    文晸佑愣了一下,与李洙英对视。此时如果让李洙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恐怕李洙英会像李顺圭一般发疯。

    还真是父女啊。眼睛一样的小。真替顺圭那丫头感到悲哀,孩子出生,像父母的几率各占一半,偏偏,就像了父亲。自己已经很久没在叫的那句丑丫头,难道……是个迟来的诅咒?

    (感谢爱的逆纹打赏,话不多说,一句多谢。我会继续努力,回报你的支持。o(n_n)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