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三章 所谓的技能
    “顺圭,进来吧。”李洙英在文晸佑突然沉默不语之后,恍然意识到什么,扫了一眼门口,就看到了那双眼睛。叫了一声,门被一只小手推开。果然李顺圭的身影出现在那,却只是笑得可爱,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样子。

    文晸佑看了她一眼就转过头去。这种无视的意味反倒轻易挑起她烦躁的小火苗。臭屁的死小孩,李顺圭暗骂一句,来到李洙英身边坐下。文晸佑沉吟半响,抬头看着李洙英:“不知道有没有用,是不是练习生和艺人出道该具备的。不过既然您要考察我有没有资格,那我会如实相告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技能。”

    李洙英点头,示意他开口。文晸佑坐直身子,随意拿起水杯:“我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姐姐。从小家教很严,为了培养我和哥哥姐姐成材,父亲有他的一套方略。语言方面,除了韩语,我还能熟练的应用英语和汉语。”

    李洙英一愣,微微皱眉:“韩国人有个通病,说话喜欢夸大。你年纪这么小就说熟练应用除了母语以外的另外两种语言,其中还有一门是最难的汉语。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只是会一些简单对话?”见文晸佑想说什么,李洙英突然摆手,一串英语冒出来了。

    sunny听着一头雾水,却见到文晸佑毫不停顿对答如流。持续了近三分钟,李洙英表情惊讶,却再次转换成韩语:“这……这应该是加州的口音吧?难道你在那生活过?”文晸佑点头:“六岁到九岁的时候,被父亲送去读了几年书。不过在这之前,是已经可以对话的。到那边主要为了练习口语。”

    李洙英满意的点头,文晸佑却突然开口:“不过您的英语说实话……实在不怎么样。就好像外国人说韩语一样别扭。根本连口音都谈不上。”噗嗤一声,李顺圭捂嘴笑出来。李洙英尴尬瞪了她一眼,笑着对文晸佑摆手:“这几年一直在韩国,长时间不说,有些生硬了。”

    文晸佑不置可否,李顺圭却知道父亲这是借口。只是能对话而已,却绝对不可能有母语是英语的外国人流利地道。否则那个死小孩也应该只在那边呆了几年,之后就回国了,不一样很臭屁还能说出口音?尽管她根本也听不懂,但父亲显然已经可以认定了……咦奇怪?我干吗要替那个死小孩说话?!

    “只是英语,那汉语呢?你敢说也这么流利?”李顺圭斜眼看着文晸佑,就差脸上写着我不相信了。文晸佑表情疑惑:“我说的流不流利……你听得懂吗?”见李顺圭果然一副茫然的样子,文晸佑摇摇头,没再说话。因为刚才那句就是用汉语说的。

    不过文晸佑这副样子,让茫然回过神的李顺圭马上反应过来什么。咬着牙狠狠瞪着他,恨不得吃了的摸样。见女儿的样子,李洙英不由眼神怪异起来。其实妻子怀这个最小女儿的时候,他和妻子一直想要个男孩来着。只是可惜生她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尽管还是女儿,却也没有再生的想法。就直接把她当男孩子养。

    再加上在公司做练习生,虽然人不多,只有十几个,可是因为她社长女儿特殊的身份,不管年龄大小,她就是练习生中实打实的大姐头。况且基本也没谁比她加入的早,公司创立她就进来了,养成了强硬的性格。只是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文晸佑真能进来的话,估计sw练习生这个小圈子的天,怕是要变了。

    摆摆手,李洙英笑着:“汉语就不用试了,英语是这种程度,相信你汉语也大概如此。”看了文晸佑一眼,李洙英不由更加肯定了什么。这么小年纪,除了有些女儿口中的臭屁以外,却没有多少傲气,只是有些傲骨而已。不骄不躁,不卑不亢,至少这份心性,就足够了。可是……

    “父亲说过,全世界六十亿人口。使用范围最广泛的是英语。使用人数最多的是汉语。所以外语只要学好这两种,就可以行遍天下。所以没有涉猎其他小语种,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不是炫耀的资本。”文晸佑讲明这些,是想让他相信眼前的是事实。不一定要亲眼所见就会相信什么,有时候做一件事,只要理由充足,就足以让人信服。

    李洙英点点头:“做艺人,语言当然要过关。目前你是超水平了。至少练习课程中的外语课,你不用浪费时间。”不知不觉,李洙英已经考虑到他以后的练习问题,文晸佑不是没听懂,却依旧要说下去。

    “关于做艺人,个人技方面我没经过系统的训练。不过相关的一些我可以讲一下。钢琴今年已经考过普通十级,不过父亲说是要培养自己的气质,不需要多专业。之后就只是保持,没有再练。除此之外,我哥教我弹吉他,练习了两年。期间还学过一些萨克斯和陶笛,这两样,相对要业余一些。”

    李洙英虽然一直面容平静,不过内心却很激动。至于激动的原因,还是想等他说完再评论。文晸佑停顿一下,继续开口:“我的嗓音,您应该听出来了,我目前正处于变声期。我也不知道等变声结束时我的声音会成什么样。听说男孩变声完成之后会降八度调。不过我之前肺活量足够,而且我唱歌至少不跑调,能准确掌握节奏。只是气息不是很会运用。”

    李洙英点头:“这个没关系。刚刚听你唱过了,如果不是变声期的原因,应该很有质感。而且气很足,高音应该也不会差。”文晸佑没有多余的表情,停顿一下,抬头皱眉:“我最不擅长的,也许是舞蹈。这方面偶尔跟着电视或mv练习,非常不专业。不过我在运动方面却一直都没松懈过。父亲说,不管做什么,都要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我一直练习跆拳道,红黑带二品。满十六岁的时候可以直接转为黑带二段。我还去中国学习过武术两年,汉语口语也是在那段时间熟练的。带有一些东边黑.龙.江和吉.林地区的方言。”

    李洙英拍手笑着:“好好。这个没问题,只要你身体柔韧性足够,舞蹈通过后天练习也没什么。况且练习跆拳道的话,估计身上的筋骨也都会伸展开了。这对练习舞蹈同样有好处。”

    “mo呀!?”李顺圭忍了很久,越看他越像看怪物:“练习生而已,你当是竞选总.统吗?要不要再把你学习成绩说出来,每学期考试名次,得过什么奖励之类的……”“除了去年学年第二以外,其他考试都是第一。有两次作文满分。”

    “额。”李顺圭张大嘴愣在那,茫然无语。她是随口调侃的,结果从他口中说出的这些各种技能,哪怕已经成年参加工作的人都未必具备。就比如流利的英语和汉语,这可是很多公司最急缺的人才。因为大韩民国的经济和这两个国家息息相关。

    再说钢琴水平,专业走下去能成为钢琴家也说不定。还有跆拳道。在韩国跆拳道只有满十六岁才能考核黑带。之前只能考红黑。这位倒好,考好红黑就等年龄了。年龄一到直接换。再加上他的考试成绩,不说别的,作文都能满分,这得是多难达到?

    而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十三岁的死小孩就已经掌握的。李顺圭不由自主地看着父亲,这难道就是差别吗?人家父亲从小灌输他学习这么多东西还都学的这么好,自己就只是因为父亲的职业进入他的娱乐公司做练习生就好像很有梦想很懂事的样子。这么一比较,到底是自己幸福还是他幸福?而相比于他应该吃了不少苦付出不少努力才如此的吧,那到底是自己不幸还是他不幸?

    “没有了?”相比于李顺圭的怪异情绪,李洙英好像意犹未尽一般,试探询问着。文晸佑一直平静叙述,然而到了此时,却微微犹豫一下:“还有最后一点……”见父女俩都盯着自己,文晸佑抿起嘴角,轻声开口:“我的智商,是164。”

    噗嗤一声,李顺圭终于忍不住笑出来。而李洙英却也忍俊不禁,但目光却异样。李顺圭投进李洙英怀里,指着文晸佑大笑:“你……你情商一定是……是负数。居然,居然连这些都……都当做应征练习生的个人技……哈哈。你……你找错地方了。这……这里不是政府单位应招公务员从政,你……你去中区碰碰运气吧。哈哈哈哈……”

    这笑声有些刺耳,哪怕文晸佑一直平淡如水的面容,看着笑抽了的李顺圭,也不禁抽动嘴角。李洙英皱眉拍了李顺圭一下,李顺圭埋进李洙英怀里,虽然笑声因为憋闷而变小,不时耸动的肩膀,却依旧表达她此时的心情。

    “也许,我的情商真的很低。”笑声戛然而止,李顺圭表情惊讶,从李洙英怀里转过头,看着第一次露出笑容的这个死小孩,却不由觉得那张颜有些刺眼。他是报复吧?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特有的娃娃音伴随着嘲笑会多么有杀伤力,俗称刺耳。所以他就要这样笑着面对自己,让我刺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