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一章 死小孩和丑丫头
    star-简称sw。是韩国一家不大不小的娱乐公司。说不大,是因为只有一组艺人。说不小,是因为这一组艺人的名字叫suger。2002年出道,一曲《tell

    mewhy》清新脱俗,让她们充分展现了人如其名的组合名称之含义,人气不可小觑。

    在fin.k.l成员相继单飞的现在,s.e.s成员麻烦不断的此时。在虽然势头强劲,其经纪公司却渐渐显出不专业的运营模式拖累组合之现状下,坐车带着女儿去公司的sw社长李洙英却暗自叹息。说是不大不小的娱乐公司,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或许在圈内人看来,已经拥有suger的sw,依旧不如这个原因更深入人心。而这个原因就是,sw娱乐公司,是娱乐巨头s.m的子公司。

    论专业性,自己向来对那个身为s.m创始人的弟弟呲之以鼻。可论眼光,自己从来不如他。女团渐渐没落了,最多今年一年时间,之后将注定再次开启男团横行的时代。而自己没有听他的劝告,在去年推出了suger。只是如果仅仅两年的时间,从出道到积累再到红透,这却远远不够。尽管他笃信挡在前面的顶级女团即将解散或半解散。可是推出之后就注定不能载入史册的组合,和失败有什么两样?

    看着身边的十二三岁小女孩戴着耳机听着歌,李洙英笑着摘下一个塞到耳朵里。好在这个进了自己公司做练习生的是自己最小的女儿,也许等她能出道的时候,或许正好又能赶上女团复苏的时代。这算她的梦想,也算自己做为一个娱乐公司社长,做为一个父亲的愿望。只是……

    轻哼一声,李洙英将耳机摘下,甩回她的身边:“顺圭。身为sw的练习生,居然听s.e.s的歌,这像话吗?”叫顺圭的女孩愣了一下,笑着抱住李洙英的手臂:“阿爸,suger的几位欧尼自从第一张专辑之后,到现在空白期快一年了,您难道要让我总听那几首歌吗?”

    见李洙英还是板着脸,女孩撇撇嘴:“再说叔叔公司旗下的idol,做为侄女支持一下也正常吧。”李洙英眼神闪过一丝笑意,语气却丝毫未变:“这么喜欢他的公司,那给你送他那去好了。sw太小,装不下李家三小姐。”女孩一愣,突然一脸欣喜地坐起:“琴家?!是真的吗阿爸?说话可要算话,不许骗人。”

    李洙英瞪大眼睛,颤抖着手指着女孩,气得说不出话来。女孩调皮一笑,皱起鼻子眼睛眯得快看不见了,摇晃着李洙英的手臂:“开玩笑的。sw是最好的公司,阿爸也是最有本事的社长。做为阿爸的女儿,我怎么可能去别的公司?哪怕是叔叔的我都不会去。阿爸最厉害了,比叔叔都厉害。”

    也不知道是被女儿的撒娇影响,还是最后那句话起了作用,李洙英脸色缓和,揪着她的鼻子拽了几下,引来女孩不满的拍打。李洙英呵呵笑着,揽着女儿靠在怀里,默默看着前方。我能比他厉害的话,也不会成为他执掌企业的子公司了。连十几岁的女儿都懂得用这招哄我,是我执念太深了吗?

    2003年2月5日,也就是春节大年初五。同时也是韩国各公司正式上班的一天。远远就看到sw的那栋三层办公楼,司机开着车也马上就要到达公司了。即将越过公司门口拐进停车场,李洙英眯着眼睛看向办公楼。

    连层数都比你的少一层,难道我注定就是比不过你了?除了哥哥这个身份是我永远可以压在你头上的理由,我居然样样不如你。或许真的是我能力不行吧。可是别忘了,曾经的那个年代,最先出道的,做为音乐人最成功的始终是我。

    “吱嘎!”车突然一个急刹。正听歌的李顺圭和正出神想着什么的李洙英,惯性一个前倾顶在座位靠背上。李顺圭甚至头还撞了一下,揉着头皱眉低估,不禁再次对自己的身高怨念不已。李洙英呵斥:“都到公司了,怎么开的车?!”只是越过司机看向窗外,李洙英却没有再怪司机。

    一直到许多年以后,李洙英和李顺圭父女二人都忘不了那天的这一幕。一个十二三岁的漂亮男孩,站在轿车前不到两米处。头上还不时流着血,可是淌在眼睛上,没有让他眨一下。那双眼睛就这么看着前面,出神的样子,向往的神情,谁看到都会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目光而动。

    开门下车,外面还有斑斑点点地小雪下着。李洙英和李顺圭从车上下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明白他向往的地方是哪。落着积雪的sw门口,star-world的大牌子却依旧醒目厚重。李顺圭表情怪异看了父亲一眼,忍不住想笑。

    娱乐业的高速发展,现在小孩一夜成名的美梦做得真够用心。想当练习生就直说好了,何必弄得这么血淋淋惨兮兮的?sw也不是s.m或dsp那样的大公司,没那么难进。司机此时也下来了,来到李洙英面前,一脸慌张地样子:“社长,我没撞到他。真的没有。他头上的……”

    李洙英摆摆手,迈步上前。只是他那个跳脱的小女儿却先他一步过去了。伸手在男孩眼前晃了下,却没有打断他的注意力。李顺圭收起笑容,皱眉站在他面前:“呀。刚过年,今天还是上班头一天。正常来参加选拔难道公司会不给你机会?你非得在头上涂满颜料博同情,品质分可是会很低的。知道我身后这位是谁……呀!”

    男孩的目光终于转过来了,只是在和女孩对上的瞬间,却也就这么闭上。仰头一倒,扎在了旁边的雪堆里。吓得李顺圭赶忙跳到一旁。李洙英上前将男孩拽起,手指沾到头上的一点血,已经确定这是真的。

    “顺圭开门!”李顺圭愣了一下,跑过去将车后门打开。李洙英抱着男孩坐进车里,司机此时也回过神,上车启动朝着医院而去。刚刚到达公司还没进停车场,转瞬间就要离开朝着医院而去。这可是春节之后第一天上班啊……

    漆黑一片,只感觉头疼,眼睛更疼。尤其是耳边那个娃娃音总是不时响起。话不多,却让人异常烦躁。从家里出来,摔倒在路口的冰上。头撞破血流进眼睛里,在他十三周岁生日的这天。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不能。

    “阿爸。这个颜不错啊,血擦干净看起来比女孩都漂亮……不会就是女孩吧?”感觉被子被掀开一下,可是文晸佑动不了。随着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倒是让被子重新盖上:“顺圭,别胡闹。”“咯咯,就冲这个颜,哪怕他什么天赋都没有也该收进公司。阿爸不是总说要超越叔叔吗?把他培养起来完成您的心愿吧。”

    “看重外貌是你叔叔的理念,不是我的。要不然你以为让你进公司,真的因为你是社长的女儿?”“mo呀?!阿爸!你是说我外貌不合格?”“呵呵。照你二姐差远了……更别提你大姐年轻的时候。姐妹三个,最不像你母亲的就是你。”“阿爸!!”

    “哎西!”一下子坐起,眼睛也睁开,却有些不适应突然亮起的世界。瞳孔根据光线慢慢调整大小,等到适应之后,病房,输液袋,还有坐在病床边一大一小一男一女的两个人。头还是很疼,下意识捂着,却先摸到了纱布。

    李洙英愣了一下,露出和蔼的笑容上前:“只是撞破一个伤口,在头发里。已经止血了,没有大碍。”文晸佑直视着李洙英,慢慢点头,算是回应。李洙英拍拍李顺圭的头:“你先在这里陪他,我去叫医生。”说完之后,李洙英转身离开了病房。

    而此时文晸佑,也终于有机会将目光投向另一张好奇的脸上。终于可以睁开眼了,他很想看看那个让他烦躁的娃娃音主人是不是一样让他讨厌。

    倒是……出乎意料了。不是漂亮那一型的,却有一种俏皮的可爱。眼睛不大,脸圆圆的。文晸佑分不清第一眼看她该先注意那双眼睛,还是饱满圆润的嘴唇。文晸佑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更不会轻易让喜怒形于色。之所以如此不耐,因为今天的遭遇,让他情绪荡到谷底,也让他瞬间长大。

    所以见到这个女孩,吵得他想赶快醒来或干脆永远别醒的声音,他破格不想对她说什么好话:“丑丫头!你知不知道你很吵?”李顺圭正打量着文晸佑,漂亮,精致。不该形容男孩子的词,却只能形容他才最合适。

    然而这一声“丑丫头”,让李顺圭立刻化身露出爪子的猫,直起身子前倾,脸贴着脸死死瞪着他:“呀。你叫我什么?!丑丫头?!”文晸佑没有后退,哪怕她的鼻息甚至都能喷到脸上。面容平静和她对视,说出的话,让李顺圭不由自主抿起嘴角,深深吸口气。

    “连男孩都漂亮不过的女孩,难道不能算丑吗?”

    这是嚣张吗?是炫耀吗?是自以为是吧?那弯起的嘴角算什么?他是在笑吧!为什么这个笑容让她联想到一个奇葩的生物,而随着心中的怒火再次升高,终于还是刺激了李顺圭的记忆,让她脱口而出自己的心中所想:“死小孩!你知不知道你很受?”

    文晸佑一愣,随意开口:“那你是攻吗?”李顺圭嗤笑:“你一直在期待吗?”“你如果是男孩说不定真的会很帅。”“死小孩。”“丑丫头。”“……”“……”这就是李洙英带着医生回到病房,看到的一幕。两个针锋相对的孩子互不相容,斗嘴斗气势,斗任何可以不用动手就可以斗的东西。

    只是在李洙英眼里,从来没服输过的小女儿,很明显正处于下风。没服输不代表没输过,让李洙英意外的是,小女儿这次的不服输……似乎更执着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