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十七章 宁可不要的改变
    说到底都是不大的孩子,别说无法做到八风不动,心有波澜,就是这种就差把“我是告密者”写脸上的表情也根本就是小孩的做法。李顺圭在这个男孩被掀翻之后,就已经明白为什么徐美娜会这么巧还带着糖醋肉来到离社长室不远的走廊来。

    社长室附近,不管什么行业什么公司,基本都是底层员工很少靠近的。徐美娜一个练习生而已,哪怕公司不大,社长就是社长,是能实现他梦想的人。敬畏尊重,怎么可能没事靠近这里?还是手里拿着糖醋肉?

    这也是李顺圭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叫着“文晸佑骗人”的原因。别说是文晸佑不经允许都不会靠近这里,这是规矩,和看不看重谁无关。就是李顺圭平时也很少往这边来。社长千金归社长千金,李顺圭从来不是仗着自己身份而如何的性格。她能服众,借助的是社长千金的名头,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她公正热心细腻的性格。

    这个男孩的结果已经不用去在意了,当李顺圭找来李洙英,说明始末之后,男孩被赶走。不甘心祈求害怕也于事无补,公司小又如何?一个练习生而已,想混下去如果名声不好,别的公司也不会收你。某些方面公司是竞争关系,但是面对练习生这样的弱势群体,所有公司都要联合起来保持威严,想宽容都不行。要不以后艺人出名了怎么管理?

    当文晸佑追上徐美娜的时候,地点不是宿舍,就是sw不远处的一个公园的路边长椅。来到徐美娜面前时,徐美娜的泪痕已经干了,只是坐在那发呆。文晸佑沉默半响,坐在她身边,扯起嘴角,让笑眼眯起,开口叫了声:“怒那……”

    “还想骗我吗?”

    文晸佑一顿,慢慢收起笑容,低头不语。

    徐美娜咬着嘴唇,站起转身要走。只是一句“对不起”传到耳边,让徐美娜停住脚步。

    文晸佑站起,伸手要拉着她。如同这一个月以来已经熟悉的肢体语言。可是那只手,平时撒娇可以挽着的手臂,就好像有一道看不见却无法穿越的屏障,挡在两人身边。

    “前辈,能坐下听我说几句吗?哪怕之后……你给我几个耳光。”

    徐美娜停顿片刻,慢慢坐下来,面容平静,眼神却带着讥笑:“为了几个耳光,我愿意听你说完。只是希望你能兑现你的承诺。”

    文晸佑眯起笑眼,却被徐美娜瞪眼指着:“收回去,我看着你的笑眼,由衷的恶心。”

    文晸佑笑容凝固在脸上,慢慢收回,想弯起嘴角,都顾忌着不能:“对不起……习惯了。”

    徐美娜轻哼:“是啊,习惯了。从我身上练出来的。”

    文晸佑没有回话,低头沉默一会,轻声开口:“我有性格缺陷。”

    徐美娜皱眉:“你说什么?”

    文晸佑轻咳一声:“我说,我有性格缺陷。”

    徐美娜出神看着文晸佑的侧脸,微微摇头:“你今年只有十四岁吧?还是虚岁。听说智商也有一百六,再配合这么漂亮的脸,都懂得用一个谎言弥补另一个谎言了?”

    文晸佑转头看着徐美娜,抿起嘴角:“我有性格缺陷,不懂得察言观色,不懂得为人处事。从小成长的家庭,让我变得像机器一样,而我所会的技能,也都只是工具。我不懂得怎么与人相处,甚至都没有这种心思。怎么和人说话,善意或恶意我分不出来。不管是对方的,还是我自己的。”

    徐美娜一愣,皱眉看着文晸佑,想说什么,却没法开口。她很想问他,你说你自己像机器,可是你卖萌的这一个月,为什么表现的那么好?可是转瞬间她又想起,自己听到真相受到伤害,不就是因为这一切都是伪装吗?

    脑中突然闪现出他还没接近自己之前,表情气质和现在一模一样,莫非,他真的有什么性格缺陷?

    冷笑摇头,徐美娜看着文晸佑:“这是你骗我的理由吗?”

    文晸佑面容平静,可是死死攥着的拳头,却放在腿边:“我没有。顺圭让我亲近公司的前辈。这是最初我弥补性格缺陷的办法。可是之后和前辈相处,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怒那。你给我买糖醋肉,从家里带好吃的给我。我变声期嗓子难受,煮汤给我喝,这些我都……”

    “别说了!”徐美娜打断他,背过身去,喃喃开口:“别说了,算我瞎了眼,我怎么会碰到你这样的人。我在学校,在家里附近,所有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可怕。你还是孩子吗?你就是个混蛋,冷血只为了自己就可以欺骗别人的混蛋!!”

    文晸佑怔怔地看着徐美娜,表情怪异。半响轻声开口:“您是用交往的心态对待我的吗?现在的怒那……像是怨妇一样。”

    徐美娜一愣,表情惊愕地转头看着文晸佑,脸上新流下的泪水还没干,却指着文晸佑说不出话来。

    一个月虽然没让文晸佑改变多少,可是却学到了很多。只看徐美娜的表情,就意识到了什么。

    微微躬身,文晸佑开口:“对不起前辈,这就是我本来的性格,想说什么说什么,不知道会不会让对方觉得不适应。”

    徐美娜缓了半天,才缓过来。这种反差太大,以至于都不能说是不适应了。终于从愤恨转化成一丝好奇,徐美娜瞪着眼睛看着文晸佑,试探询问着:“你是说……这就是你的性格缺陷?”

    文晸佑抿起嘴角,微微点头:“是。”

    徐美娜神情异样,摇头靠在椅背上:“终于明白一句话,电视上看到的。”

    文晸佑转头:“是什么?”

    徐美娜看着他,第一次露出哭过之后的笑容:“有时候真实比谎言,给人的伤害更大。”

    文晸佑是性格有缺陷,不是傻。他当然明白徐美娜说的话的意思,却没有回应。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徐美娜突然皱眉:“你是出来道歉的,为什么反而是我说的更多?”

    文晸佑一愣:“我已经道过歉了,该说的也说完……哦。”

    文晸佑点头,将脸凑过去:“我明白了。您是说我承诺的几个耳光吧?现在就打吧,我做错事,让您生气难过,就要受到惩罚。”

    徐美娜愣愣看着文晸佑的脸颊,半响慢慢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要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许久没有停住。文晸佑就这么疑惑地看着,也不知道什么状况。

    不一会,笑声停止,徐美娜坐起,看着文晸佑,咬着嘴唇揪着他的耳朵:“我知道顺圭为什么让你改变了,你天生配合这副颜,卖萌更让人开心。哪怕只是看着。而你原本这副性格……真的很让人无语。”

    文晸佑出人意料地点点头:“我智商确实很高,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想感谢前辈。虽然只是一个月,但是我发现已经有了一些变化。至少刚刚在说完那句‘怨妇’之后,我就已经明白这句话说出来,不会让前辈好过。”

    徐美娜轻笑踢着脚边的雪:“这么说,这样的方法也算起到作用了?”三月份,天气已经渐渐变暖了。雪一踢就化。

    文晸佑沉默一下,犹豫开口:“也许是巧合,刚刚前辈将糖醋肉丢到地上的时候,看着前辈的表情,还有转身跑开的背影,我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是我以前,没经历过的。”

    徐美娜点点头,咬着嘴唇,突然转身看着文晸佑,虽然面容平静甚至带着一点点笑,可是眼神却已经严肃起来:“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在想什么?”

    文晸佑理所当然地摇头,没有回应。徐美娜站起活动一下身体:“我刚刚在一瞬间,做出了退出sw,不做练习生回去上学的决定。”

    文晸佑一愣,赶忙站起:“前辈……”

    徐美娜摆手:“既然你说那样的方法对你有作用,那你愿意再试试吗?”文晸佑表情疑惑,下意识点头。

    徐美娜眼神闪过一丝异样,没有让他看出来,笑着开口:“听了你刚刚的讲述,我现在更加确定了这一点,我要退出。”

    这次没再给文晸佑机会,徐美娜轻笑:“放心,不是为了你。对我如此伤害,我犯不上让你对我这么重要。”

    文晸佑看着她:“那你……”

    徐美娜摇头:“原因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我想让你知道的,是因为我即将不做练习生而不用顾忌的事。”

    文晸佑没有说话,认真等着徐美娜讲述。徐美娜背对文晸佑,偏头看着他的脸,避开他的眼睛,看着慢慢有了绿芽的树叶:“其实不用跟我道歉,因为我……对你的亲近也并不是单纯的接受。”

    转过头,看着文晸佑惊讶的目光,徐美娜的笑容,不知为何反映在文晸佑的心里,让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也让他有些类似想法的东西裂开包裹的膜,跃跃欲试地仿佛要破茧而出。

    “颜好,天赋也不错。更受社长器重,和顺圭打打闹闹实则关系也最好。我认识顺圭两年,都不如你们一个多月的交情。你想亲近做为前辈的我……我又何尝不想亲近有潜力又备受看重的你?”

    慢慢走到文晸佑的面前,不知为何,向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怕的文晸佑,被徐美娜逼着跌坐在椅子上。怔怔地看着她,一脸的复杂和失措。

    风吹过,吹乱徐美娜的头发,还有文晸佑的。只是那笑容和沉默,透过他的毛衣,碰触他的皮肤,让心里,慢慢发冷。

    这就是……我不懂的人心吗?而我要练习的改变,就是要明白这些吗?如果我真的要这样才改变,改变之后也要变成这样,那究竟何得何失……智商能算出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