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十六章 真相暴露的太快
    文晸佑一顿,茫然看着李顺圭:“我……”

    我了半天,没有说出来。算是欺骗吧?可是,这又并不是本意。初来乍到,要和前辈搞好关系,这基本就是任何正常人该做的正常事,没有刻意不刻意之说。从这方面来讲,和徐美娜的关系在一个月之内突飞猛进,没有虚假,全是真的。

    尤其是相对于打了那个男练习生这个事实来说,完全不算敷衍和欺骗。因为文晸佑是自卫反击,并没有主动挑衅。主要是那个练习生看不惯文晸佑初来乍到就受照顾,不但和社长走得近,最主要是总和社长千金的练习生李顺圭在一起。所以哪怕文晸佑与人交流没有类似毒舌的问题,他也会找茬教训他。嫉妒是原罪之一。

    只是那个男练习生没想到,他打不过文晸佑。韩国的前后辈制度很严格,正常来讲,前辈对后辈是可以体罚的。而后辈绝对不能还手,否则你就破坏了既得者的利益,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你以弱胜强,以小搏大。因为既得利益者,往往就是被你反抗的前辈之类的人。

    但是凡事无绝对,否则一个社会真的以年龄来界定权利,那这个社会不可能存在。一切的一切,还得看实力。况且凭文晸佑的脑子,当初连他的那个精明的徐叔都算计过去了,一个嫉妒心强的小毛孩子,教训他还不轻松?故意勾着他的火还不让他占着理,借着被迫反抗的机会,狠狠将那小子揍了一顿。

    惩罚教训还是必要的,最终问清缘由,各打五十大板,这件事也只能不了了之。只是说这些,就是想说清楚一件事。文晸佑亲近前辈,不止是李顺圭给出的一道锻炼他与人相处交流的题,就是没有李顺圭要求,这也是他该做的。

    练习生时期不练习,难道要等出道才从头适应?人脉,往往是决定你发展顺利的决定性因素。再有才华,再有本事,没人认识你,没人看得上你。纵观娱乐圈这么多年,单说韩娱,能完全不靠人脉混得如鱼得水的,一万个里也许只能有一个幸运儿,但他也未必能走到头。

    人是复杂的,仅仅和你不熟不交流在当今社会就是好人了。往往因为不熟悉就怀疑你做人有问题给你暗中下绊,这才是正常的思维。归根结底就是心理平衡问题。大多数人经受这些走到今天,凭什么你就幸运不用经受这些就可以得到一切?

    然而,现在文晸佑至少在李顺圭眼里,只是掌握了一种交流模式,骨子里,并没有改变。虽然通常人面对任何谁,基本都是两张面孔。只要迈入社会,和不是亲人的陌生人相处与一个环境,不管大小,不论年纪,基本都如此。

    但是文晸佑这种人前人后极端的反差,如果徐美娜了解了,那就可以归为赤裸裸的欺骗。文晸佑即使本心并没有如此,却也不可能被谅解。李顺圭见文晸佑沉思,显然也清楚这件事的性质。所以也没有多说,只是看着他。

    本来李洙英叫他来是有事要说的,不过此时看着文晸佑的样子,又听着李顺圭到身边将前前后后的事说了一遍后,似乎也第一次正式他性格上的问题。如果这个不解决,或者说不趁早解决,恐怕会比唱歌跳舞不过关都严重。

    沉吟一下,李洙英暂时放下对他的培养计划,今天让他来就是要说这些的,只是眼前倒也并不急,还是先处理好这些再说不迟。

    来到他身边坐下,李洙英拍拍他的肩膀:“晸佑,倒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过你确实应该改一改了。性格太直不好,别人对你好你就掏心,别人对你不好就想办法制人家,这样很容易吃亏的。不管哪方面都算上。”

    文晸佑抬头,眼神一阵茫然。

    李洙英一顿,转头看向李顺圭:“你一直跟着他一个月,真的那么难吗?”

    李顺圭摇头:“我怎么能知道?心理医生都未必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我就一个十四岁小孩,您指望我解决?对他我也就是找了一个方向而已。”

    李洙英皱眉:“那结果呢?”

    李顺圭耸肩:“似是而非,学的倒是有模有样,基本能以假乱真。可是本性却没变,还是如此。”

    文晸佑突然插话:“你刚开始说这也算我的性格,只要没离开我的身体,都算我的。难道是骗我?”

    李顺圭无奈:“这是两回事。有时候你也不能只凭自己来判断,也要考虑外人眼光。毕竟你活着的社会是离不开和人接触的,别人都说你是神经病,你觉得自己正常有用吗?”

    李洙英摆手:“扯远了扯远了。”

    看看文晸佑,李洙英安慰道:“不用想太多,你年纪还小,性格没法确定也正常。就是我现在活到孩子都三个了,顺圭母亲还总叫我改这改那的。谁能保证样样都完美?谁也没有在意自己从小长大的过程中还要注意培养自己该是什么性格。总之你记住几个原则,估计顺圭也和你说过了,与人相处,尽量别得罪人。前辈后辈关系相处好一点,基本也就可以了。归根结底是要发展自己的事业,不是出道做公关去了,能不得罪人,不让谁坑着骗着就好。不说去害谁,也不说被人害,就行。”

    文晸佑一愣,弯起嘴角:“可以这么简单吗?”

    “不可以。”没等李洙英点头,李顺圭当先皱眉反对。

    不过说的话,却是对李洙英说的:“阿爸,您这也是骗小孩吧?他这样要是不改,你指望他不得罪人可能吗?他哪怕就是不说话板着一张脸,出道后也得给前辈一个骄傲不把前辈放在眼里的印象。况且如果有人主动找他说话,他能都推给经纪人?如果说话,几句还没事。多说几句,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话得罪人什么话该不该说,那还怎么混下去?娱乐圈这么复杂,得罪一个可不是就一个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名声没等红起来就臭了。”

    李洙英无语了,瞪了李顺圭一眼,无奈拍拍脸色又难看下去的文晸佑。他是社长,还是李顺圭的父亲,今年都五十多了,什么复杂的事不知道?只是文晸佑如今不是该消极面对这些,而这个问题也不该消极面对。否则更加不自然,最终反而不伦不类。

    只不过倒也没什么好办法,当文晸佑询问李洙英叫他来干什么的时候,他也没多说。只是询问他最近的情况,练习唱歌跳舞一些基础的问题都关心了一下,就让李顺圭带着他出去了。

    对他的计划,其实他还想再详细的想一想。至少这个性格问题如今是要解决的困难,却也许也是他想培养他方向是否真的成型的契机。

    走出社长室,文晸佑皱眉。李顺圭看着他的样子,轻轻推他一下:“呀。又是跆拳道红黑又打女孩的,像个男人一点不行吗?愁眉苦脸真让人看不上。”

    文晸佑转头:“和那些有关系吗?我又没哭鼻子喊爸喊妈喊欧尼。”

    李顺圭一愣,脸一红,咬牙狠狠给了他后背几拳:“你就嚣张吧嚣张吧,惹急了我就把你的真面目告诉美娜欧尼。有几次看着她美滋滋地留着蛋糕要送你的时候,我真忍不住把真相说出来。就你这样还有人能对你这么好,真是老天瞎了眼作孽。”

    文晸佑抿起嘴角:“你干吗一定要这么说?”

    李顺圭轻哼一声:“那我怎么说?况且你也有点过了吧?说是怒那前辈,美娜欧尼也就比你大一岁,总这么误会下去,万一她真对你动了感情,难道你就干脆做她男朋友?”

    “男朋友?”李顺圭瞪大眼睛指着文晸佑:“你看你看,你连想都没想过就总挑逗人家。这不是骗是什么?”

    文晸佑无奈:“你小点声不行吗?可算是让你找到报复机会了是吧?别忘了这些都是你让我做的,初衷也是让我锻炼性格的方法。”

    李顺圭咯咯笑着:“呀。你也知道小点声?有进步嘛,知道怕说明你变得正常一些,以前可根本没有顾忌什么的时候。”

    停顿一下,李顺圭突然冷着脸:“不过你说是我让你做的什么意思?难道还想拉我下水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文晸佑摇头:“我没有。”李顺圭拽住他:“你有!智商164的死小孩,你根本就是这么想的。以为我不知道你?”

    李顺圭突然将双手拢在嘴边大喊:“徐美娜欧尼,文晸佑一直在骗你。他根本就是在欺骗你的感……唔。”

    文晸佑赶忙上前,捂住她的嘴:“你到底要干吗?”

    李顺圭嫌恶地将文晸佑手拍开:“干吗?证明我和这件事没关系,我就要大声说出来,既然你想拉我下水,就不能怪……”

    “哗啦。”几个餐盒摔落在地,里面热乎香脆的糖醋肉,慢慢滚落在两人的脚边。

    下意识抬头,徐美娜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摸样看着文晸佑。而双手的姿势,还是捧着糖醋肉的姿势。一个男孩一脸得意地站在徐美娜身后,眼神中闪过一丝快意。文晸佑愣在那,张嘴要说什么,可是一时说不出口。

    李顺圭也愣住了,却要反应快一些,干笑着上前:“美娜欧尼,我们说着玩的,你别……欧尼!”

    徐美娜摇摇头,突然转身快步跑开。李顺圭看着下意识要抬脚的文晸佑,气愤推着他:“快追啊!”

    文晸佑一顿,迈步越过男孩追过去。只是没等追几步,又骤然停下返回来。来到男孩面前,拽过他的手一个背摔,狠狠将他摔到地上,疼得他哇哇直叫。

    之后文晸佑再没理他,从头至尾没说一句话没看他一眼,就好像随手丢掉一件垃圾那么随意。转身追着徐美娜,再次跑过去。消失在走廊,再没有回头。

    而李顺圭出神看着文晸佑的背影,突然冷着脸,走到哀嚎的男孩面前:“呀!你……想死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