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十四章 没想象中困难
    “哥,情商高低的体现,区别是什么?”当文承佑被文晸佑的这个理念说得沉默之时,文晸佑笑着询问的话,却已经牢牢将谈话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在以前,在十三岁生日之前的过往,从来没有过的。

    直到半响,文承佑笑声也淡了些:“晸佑,你今天好像不一样了。”文晸佑没有答话,只是自顾自说着刚才的问题:“情商高,做事不会被情绪左右。如果说智商是能力,情商就是可以将能力发挥出来的条件。情商低,容易被情绪左右,容易冲动,容易去做……看似无知无畏无聊的事。”

    文承佑停顿一下,轻声开口:“你想说什么?”文晸佑划过镜子前自己的脸颊,上面弯起的嘴角,却似乎有些颤抖:“你情商高,父亲打你那天,你默默承受。你情商高,父亲送你去美国的时候,你一句话都没说出口。你情商高,母亲让你打电话给我,你就故作随意地用一句生日快乐,掩盖想要说服我听父亲话的本意。”

    电话那头,呼吸声突然传来,只是声音却还平静:“晸佑,这么对哥哥说话,你觉得这样好吗?”文晸佑呵呵笑着,笑声有些刺耳:“哥,这么容易就被我气着了,这好像对不起总被你炫耀的情商吧?”“别再胡说八道了,情商高低无所谓。只要有人教你该怎么选择才最正确,这就已经足够。”

    文晸佑抿起嘴角:“是吗?像父亲曾经为你选择那样?”一时有些沉默,直到半响,电话挂断。文晸佑看着手机,笑了一下,随手放到一旁。只是发白的脸色,却显得那么虚弱。为什么?哥哥样样都比自己强,却不去反抗只是默默接受?

    为什么?从十岁那天开始,看着你一声不吭被打被送走,连回家都不能回,我却早早就确立了要挣脱的目标,日复一日的等着可以成功的那天。直到今天终于还是百密一疏,被父亲发现。我依旧没有放弃,却在你反过来劝我的时候,更加坚定,心却依旧发冷。

    我查过,上网查询过情商的解释。性格有缺陷,容易偏激,容易冲动受情绪影响做事。可是哥,做事面面俱到,考虑事滴水不漏,那是机器,而不是人。如果注定这就是情商低的表现,我愿意,让我可以做的事,把情商变为负数。

    因为我要坚持的理由,只有这样低的情商,才足够支撑我走下去。此时室内又恢复来电话之前的样子,就仿佛倒带一般,文晸佑默默地坐回角落,慢慢蜷缩着双腿,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进去。

    我叫文晸佑,90年2月5日是我的生日。过了今天我十三周岁十四虚岁。我还有机会,摆脱父亲的掌控,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知道我喜欢做什么,只知道做什么能不让我有冰冷的工具的感觉。我不会放弃,我会一直等着那天。我一定不会让谁阻断我继续下去的路。不管多难,我都要走下去……绝对。

    慢慢闭上眼睛,文晸佑陷入自己编织的黑暗中。当眼皮合上,最后一丝光亮即将消失的那刻,电话突然再次响起。文晸佑抬头,上前将电话拿起,看着电话上的来电显示,不知为何,手有些颤抖。

    “我走之后,你住在我的房间吗?”

    “衣柜夹层有绳子,还有备用的窗户钥匙。”

    “爬到一楼,到花园墙壁处第二根栅栏,那里是松动的。”

    “以后别再跟我提智商……我也不会再和你提情商。”

    没用文晸佑说一句话,几句嘱咐之后,电话再次挂断。文晸佑慢慢放下手机,嘴角慢慢弯起。此时镜子中的那张美得不似男孩的脸,再也看不到一丝虚弱灰败。眼神中闪烁的,是跃跃欲试和决不妥协的决绝。文晸佑慢慢走到衣柜前,探手进去,摸着夹层……

    呼啸而过的保全甚至猎犬都出动了,躲在一边墙壁角落的文晸佑,仅仅通过叫声就能清楚,那是他家养的。汉城寸土寸金的地方,方圆几千米都是他家。成功逃出房间,却还没走出危险区域,但文晸佑没打算回头,更没想过会被抓住。

    只是他终归只是个十三周岁的孩子,生活在他生日这天让他再次发生改变,用自己的坚持和现实,来一次硬碰硬的对抗。气喘吁吁,文晸佑奋力奔跑。身后有车有人有狗,全都朝着他的方向追来。其实早就可以追上了,但是就像猫捉老鼠一般,只是不紧不慢的追赶着。

    “咚”的一声,文晸佑终于力竭,摔倒在一边的路上。而让后面突然加快速度追上来的原因,是文晸佑头撞到石头流着血的摸样。身后就是一个斜坡,身前是家里的保全和猎犬。当人群分开之后,一个中年人穿着韩服,面带笑容越众而出。周围都躬身行礼:“徐管事。”

    “二公子,跟我回去。”“我不。”

    被称为徐管事的中年人,无奈摇头,没再多说,挥挥手示意众人上前将他带回。文晸佑眼睛闪过一丝冷光,拿起那块将头撞得鲜血直流的石块,笑着再次砸了头一下。很平凡的一下,却让所有保全下意识停住,不知所措地后退。随即将目光,投在文席映的身上。

    徐管事一愣,微微摇头:“二公子,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今天你能做出这样出格的举动,我没办法,也得说你几句。家主从小教育你们兄弟俩,可私底下总说你最成器,也最像他。对你比对大公子都看重。可你现在看看自己,都已经可以像社会底层的粗人般好勇斗狠了,你想没想过,家主会多难过?”文晸佑头上的血流进眼睛,却突然觉得轻松很多。一点都没觉得疼,心里前所未有地畅快。

    “生日只能吃一块蛋糕,每天三餐定量。睡觉多加个枕头都不行,徐叔,问问你身边这些任你驱使的保全,他们会对他们子女如此吗?他难过,那想没想过我的感受?”保全表情怪异,看着文晸佑的目光,不由带着同情。徐管事眯着眼睛,看着文晸佑,半响突然指着这些保全:“那你看没看到别的不同?那样养育子女的他们……是被家主雇佣的。家主这么教你,就是希望将来你还可以雇佣他们的子女。家主摆手起家有了今天的地位,作为子女,要懂得珍惜传承下去。”

    文晸佑扯起嘴角,笑着将石头丢掉,扬长而去。徐管事愣了一下,挥手让保全去抓人。只是半响之后,才发现没有一个人动。微微皱眉,徐管事开口就要呵斥。只是看着保全不满的表情,恍然间明白什么。

    靠坐在车边,一边听着周围惨叫声,徐管事出神看着已经消失的文晸佑背影。直到半响,一个耳边有刀疤的中年男人,在撂倒所有保全后,迈步走了过来:“要不要我去追二公子?”徐管事回过神,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保全,抿起嘴角,看着男人:“想追的话还问我干什么?直接追就好。”

    男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开门上车,徐管事也坐到副驾驶位置。地上的保全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他们在车上说的。内容关于他们,却不是对他们。

    “都解雇,发双倍工资。”“那以后……”“外围的不重要,有你护着家主和夫人就够了。其余的……你再找人吧。”“你真的就让晸佑这么走了?他头上还流着血……”“是他自己的选择……再说论聪明,文家里就数二公子了。这也是他的本事,我的无能。”“呵呵,你敢说不是有心放他……”“闭嘴!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让家主知道,你就能脱开干系?”

    在就听不到什么了,互相搀扶着站起,这些保全挨了一顿揍,却兴不起一点报复的念头。能让他们首次不听雇主的吩咐做事,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进入社会,尤其是做这一行,他们不会天真的如同示威民众般祈求人权。

    不管什么年代,等级制度从来没有消失过。因为这个制度生存的土壤不是朝代的变更,而是人心。只要还有人,哪怕只剩下两个,等级制度就会存在,并主动或被动地执行下去。因为不满这种制度的,永远是没有反抗能力的人。从来都是。

    可以为了自己子女的尊严,为了自己的尊严反抗一次,已经足够了。他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雇佣自己揍自己的又是什么身份什么能量。如果不是那句“让他们的子女将来也被你雇佣”这句话触及了他们的底线让他们一时冲动,他们不可能热血地理会这种见多了的子女反抗父母的戏码。他们不能,也不敢。

    再去找新工作吧,刚刚的事都过去了。这就是现实,不死就要生活。一顿打换双倍薪水,值不值看自己怎么想。高利贷都收过,也威胁过欠债的人。经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如今回想刚刚那一幕,他们第一次对二世祖有了那么一丁点兴趣和好感。

    至少那个聪明的小家伙,还挺有骨气也挺有意思的。几句话扭转了局势,领着一大帮人围着他一个头还流血的孩子,最终却让他扬长而去。这可真是……

    “真聪明。”李顺圭一声赞叹,慢慢拍手,看着讲述完毕的文晸佑:“琴家,除了毒舌和不懂人情世故以外,你的智慧真是,我真心服气。”文晸佑沉默一下,抬头看着李顺圭:“你只是抱着听故事的心态,忘了想知道这些的初衷吗?”

    李顺圭愣了一下,撇嘴开口:“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是夸你呢吗?”文晸佑抿起嘴角,看着李顺圭:“你觉得如何?我该怎么改变?”李顺圭皱眉,手指点着下巴:“貌似……没想象中困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