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十三章 关于枷锁的回忆
    砰地一声,门被重重关上。文晸佑抱着膝盖靠坐在墙边角落。房间很寂静,只有他的呼吸声,还有挂在墙上的钟,滴答滴答的走动着。上面的日期显示,星期三。突然电话响起,文晸佑身子一颤,慢慢抬起头,看着摆在床头的手机。拿过看了一眼,扯起嘴角笑了下,接通后,沙哑着声音:“哥……”

    “生日快乐。”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却不低沉,反而很阳光。文晸佑靠在一边,蜷缩成一团:“我现在,不快乐。”“被爸骂了?”文晸佑看着门口:“被他关起来了。”没等对面说话,文晸佑突然开口:“哥,我错了吗?”

    对面一时有些沉默,只有呼吸传来。直到文晸佑想再问的时候,一声轻叹响起:“做自己想做的事,怎么会是错呢?”文晸佑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就知道,哥一定支持我的。”对面的人,是远在美国的文承佑,也就是文晸佑的亲哥哥。大他7岁。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他十岁生日的那天。当哥哥送他一把新吉他的时候,当文晸佑拿着他哥私藏的一张hot的cd说以后也要做这样的idol时候。哥哥脸色也煞白。当着自己的面,当着所有家人的面,哥哥跪在地上,被藤条狠狠抽打。

    文晸佑吓得不敢说话,扑在母亲怀里哭。只是小小的心灵,还有一百六的智商,却也只是模糊意识到,是自己无意间的举动害得哥哥如此。可当他第二天带着忐忑的心情要去和哥哥道歉时,看到哥哥的最后一眼,却是他即将坐车去机场被送往美国读书的那个回身笑容。文晸佑,哪怕一个道歉,都没来得及对哥哥说出口。

    他不是想当明星,十岁小小的心灵,莫说练习生,就是明星是什么都不清楚。在韩国娱乐之上的国家,这有些难以置信。可是对于这个家庭,他在那天意识到了。有很多很多事,因为这个家,因为那个人,让他们被隔绝在两个世界。

    看着李顺圭全神贯注盯着自己等着听故事的天真摸样,文晸佑扯起嘴角,轻笑出来。继续对她讲述着。只是思绪却不像回忆讲故事,而是想到哪说到哪。貌似今天也是他的生日,哥哥离开的那天也是。

    他不知道为什么让自己思想发生质变的时机,总是在自己生日这天。从那之后,他只能和哥哥通电话,却连过年过节都见不到一面。他不去问那个人,只是询问母亲为什么哥哥几年都不回来。而母亲却只是说,他要专心学业。

    骗人,都是骗人。但文晸佑没有说出口,从此也不再问。只是从那之后,他会用各种渠道,越过封锁,获知关于明星,关于娱乐的消息。其实,这也并不难。哪怕智商只是正常就可以轻松了解。也是从那时起,他将生日那天随口说出的戏言,开始付诸于行动。

    从小学习英语、汉语。学习钢琴、吉他。学习各种知识,在整个大韩民国最上层的所谓贵族学校考取前三名。跆拳道红黑带,武术自由搏击也精通。可是会这些……又有什么用?我所会的一切,哥哥做的比我都好。可是你说让他跪下他就要跪下,你说打他一顿就打他一顿。甚至你将他送去美国不准他回来,他依旧回不来。

    我要做明星,为了哥哥。因为我的戏言,让他的梦想提早暴露,从而被那个人将泡沫戳破。我欠你一个道歉,你说没关系,可我却记得。曾经我以为拥有这些同学无法掌握的技能,就是我可以值得骄傲的资本。可是让人羡慕的资本,却连自己想做的那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甚至人生都要按照已经规划好的道路走,那这些资本,有意义吗?

    每天都有固定的食谱,每天都有固定的课程。晚餐过后不许再吃零食。睡觉的时候枕头只许垫一个。我想吃个金鱼饼都不行,会汉语英语又如何?钢琴吉他弹得好又如何?跆拳道红黑带又如何?能换来我想做什么不被束缚不被禁锢吗?

    “晸佑。”一声呼唤让文晸佑回过神,对着电话,轻声开口:“哥。”轻咳一声,语气突然低沉:“晸佑,父亲也是为了你好。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了。”文晸佑嘴角弯起:“哥。”“什么?”“这话你自己信吗?”

    电话那头顿时没了声音。文晸佑的情绪却好像回复了:“哥。我的很多本事,都是你教的。可是有一点,你永远没法超过我。”“什么?”“我的智商是164,你的……是163。”“哎西!呀!”“呵呵呵呵”文晸佑靠在墙边开心地笑出来,只是他不知道,这笑声,却被门口的一个人听到。

    一个穿着韩服的中年人,在门口站了半响,转身离开。默默来到一个房间,轻轻敲门。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进来。”中年人停顿一下,推开门进去。随手又将门关上,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对中年人,让中年人不敢耽误分毫,立刻躬身行礼:“家主。”

    “实际一点,晸佑。”说笑过后,气氛慢慢又回落下来。都清楚对方的处境,因为同样的原因,一个被送到美国不准回来。一个被关进房间不准出去。兄弟俩通话,也只能隔着看不见的电波来实现。不可能是几句玩笑话就能解决什么的。

    “晸佑。我猜你现在也明白了什么,对吧?”智商高的对话,不用说的太明白。文晸佑轻声开口:“学在多技能都不管用,我只能按照父亲安排的路走。甚至连反抗都不能。”扯起嘴角笑了下,文晸佑摇头:“哥懂这些的时候是十七岁吧?我今年十三,就已经懂了。”

    文承佑笑着:“这你就想错了。我如果只是十七岁才懂,就不会藏着hot的专辑不让爸知道。十七岁,也只是被他发现这些的年纪。不是我醒悟的年纪。”文晸佑一愣,刚要说话,文承佑却突然语气严肃:“晸佑,回答我的问题。”

    文晸佑停顿一下,点头开口:“是,哥你说。”“晸佑,你到底是真想做艺人,还是只因为对我的愧疚,希望完成我的梦想和愿望?”文晸佑想了一会,轻笑着答道:“是前者如何,是后者又如何?”文承佑开口:“如果是后者,我希望你放弃。因为我早就不想做明星了,至少在现在,那已经不是我的梦想。”

    文晸佑抿起嘴角,抱着膝盖:“其实我知道,你早就没这种心思了。可是现在,是我自己想做艺人。”文承佑停顿一下,没有询问他如何知道的,却开口道:“为什么?我不相信因为我,让你对这些感兴趣了。你总拿智商高我1个数调侃我,可别忘了,情商的测试,你比我低了一倍。你不该对这些感兴趣的。”

    文晸佑蜷缩的更紧,紧紧贴着墙壁,说出的话,却异常平静:“用我们被父亲培养的技能,走下去,或者学金融,或者当学者医生律师从政。从事任何被社会各界都尊崇的职业……那我们学到的技能,对我们来说算什么?”

    “工具。”文承佑毫不犹豫地说出这个词。而这,也是他们的父亲灌输给他们的。文晸佑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哥。我讨厌这个词。所以我要做明星。”文承佑也笑了:“晸佑,哥智商比你低一点,所以你还是直说吧,我理解不了这里面的逻辑关系。”

    文晸佑慢慢站起,来到一个玻璃展台前。各种各样的奖状奖杯摆在那,手指轻轻划过,冰冷,让他体会不到那是他的荣誉,反而冰冷的如同那个词汇:“我们学的其实不多,多才多艺的人比比皆是。可是被父亲的理念灌输,如今碰到什么,吸收什么,都让我觉得我是在掌握一件工具的使用方法。我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这样冰冷的生活模式。而只有做明星,我所学到的那些才不会仅仅是工具,而是可以引起共鸣让人欢呼推崇喜爱的……魅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