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九章 异状
    有很多事不是教出来的。人的命,天注定。人的性格也是如此。文晸佑只是不懂,却不傻。反复有人提出他现在存在的问题,他即使不知道为什么那被称之为问题,可是既然不能改变就不能出道,他就一定会尽力改变。

    躺在床上,文晸佑看着天花板。正常人,不管是谁,早熟也好晚熟也好,大概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开始初次确定整体性格。人是最复杂的,复杂在哪?就是多种多样的性情。他相信自己不存在明显的缺陷和问题,因为现在正是塑造的时候。只不过普通人都是通过周围环境慢慢铸就,他却要给自己添加一些人为因素。

    想到这,文晸佑不由恍然。也许,自己真的有些问题。居然连自己都可以这么透彻的分析安排,连人最不可预测和最不可捉摸的性格都要掌控和规划,这本身就有些冰冷机械的让人害怕,或许也让人讨厌觉得无趣。

    可能还是受父亲影响深了,文晸佑庆幸自己早早离开了他,否则就算将来能被教授交际礼仪和技巧,那还是只算一种技能,他却也慢慢遗失了自己。我的天性不是这样的,否则我怎么会做出离开家而来到这的决定。

    打定主意,明天去找李顺圭,一定要让自己改变。不是出道之前除了学习唱歌跳舞以外,还要学习礼仪形体还有艺能感吗?问问她到底应该怎么做。哪怕是刚刚对她实验自己想法感觉的事让她“生气”,还给了自己一巴掌,自己也一定要让她帮自己。前辈是吧?享受后辈尊重的同时,不也有教导后辈的职责吗?

    慢慢闭上眼睛,文晸佑此时才感觉到疲惫。今天一天的时间,仿佛比从小到大都长,发生的事都多。经历的这种种,早已让他的身心极度劳累。如果不是各种各样悬而未决的事撑着,他恐怕早就挺不住了。而如今终于可以成功摆脱家里的束缚,父亲的掌握,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也让他彻底放松下来。

    明天,一切将重新开始。我要努力,走下去……

    夜似乎也静了下来,哪怕此时外面还很寒冷,窗外的月色,却一如往常的照射着。透过玻璃打进屋内,文晸佑呼吸慢慢均匀。即将……进入梦乡。

    “啊!”一声轻叫突然响起,紧接着灯被打开。文晸佑捂着头,一副痛苦的摸样在床上坐起。就在要睡着的一刻,突然感到头疼得要命,而且还嗡嗡作响。总有杂音在耳边萦绕,却又听不清是什么。或许是魇住了吧?今天很累,头还受了伤。

    他睁开眼睛,感到刚刚那种疼痛慢慢消失了。喘息半响,站起朝着衣柜走去。将自己的包裹打开,找到一面镜子。文晸佑拨开头发,看着里面的伤口。纱布拆掉,伤口却也没再流血。除了红药水还清晰可见外,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为什么,为什么刚刚头会那么疼?

    默默的将镜子放回去,文晸佑沉默半响,小心翼翼地躺回床上,关上灯,却不敢闭上眼睛。刚刚的疼痛,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是真的疼痛。就好像脑袋要爆开一般,嗡嗡地响,一声比一声大,却又听不清其他。

    暂时不敢闭上眼睛,他有些心有余悸。那么淡定的性子,也无法不对刚刚的疼痛产生一种恐惧。只是人体到底不是意志可以持续控制的,终于还是承受不住困意的袭来,不知何时,文晸佑渐渐睡着了。也许只有再醒来的时候,他才会发现,这次自己的眼睛,却没有再疼。

    “文晸佑……”“文晸佑!”“死小孩!!!”

    突然惊醒,文晸佑一下子坐起,此时天已经亮了。好像一闭眼就睁开眼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疲惫一扫而空。下意识摸摸眼睛,居然睡着没有再疼,真是奇怪。皱眉沉思半响,文晸佑想不出什么所以然,转身下地穿鞋……

    “哎呦。”皱眉看着同样捂着头的李顺圭,文晸佑轻声开口:“你怎么在这?”李顺圭一愣,张大嘴指着文晸佑,仿佛忘了头刚刚被他撞痛一般:“你……你这是无视我吗?刚刚是我把你叫起来的你难道都忘了?”

    文晸佑侧头想想,记得昨晚没做梦。那刚刚临醒之前的叫声,好像应该就是她发出来的。没再说话,穿鞋朝着洗手间走去:“你有这屋的钥匙?”李顺圭倚在洗漱室的门边:“我可是练习生的管理专员,宿舍的钥匙当然要我掌握。”

    洗了把脸,文晸佑拿出牙膏牙刷刷牙,含糊不清地询问:“那我以后岂不是很危险?你随时随地都能进来。”哗啦一声,一串钥匙扔过来:“你是第一个入住男生宿舍的练习生,以后这里归你管吧……快点。不叫你就不起来。第一天就迟到,一点诚意都没有。”

    漱漱口,文晸佑擦掉嘴边的牙膏沫,突然转头看着她,虽然一脸平静,却没有说话。李顺圭愣了一下,上下打量自己,仰头瞪着他:“干吗?我又有什么让你看不惯的?”文晸佑沉默一下,皱眉询问:“你不觉得站在这不合适?”

    李顺圭撇嘴:“有什么不合适的?”文晸佑一顿,点点头走到马桶边,解开裤子就坐了下去。李顺圭瞪大眼睛,啊的一声尖叫,瞬间转身将门关上,回过身狠狠踹了一脚:“呀!!你……你居然……居然在我面前脱裤子。”

    “是在你面前,不过我离马桶更近,所以应该算是正常吧……而且我刚刚问过你了,是你觉得没什么的,我去在意的话,就是对前辈有意见的表现。”李顺圭冷着脸:“坐马桶上倒让你话变多了,看来你确实和它更亲近一些。”

    门内半响没了声音,就当李顺圭以为斗嘴终于赢了一次的时候,冲水声响起,门打开,文晸佑整理好裤子走出来,看着李顺圭:“对马桶比对你亲近……你觉得这值得骄傲?看来需要反思改变性格的不止我一个,你的某些想法也该提高了。”

    对着走进卧室的文晸佑比划一下,李顺圭一阵碎碎念。等文晸佑走出来的时候,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嘀嘀咕咕朝前走去:“什么大家族出身,一点礼貌修养都没有,看这家教,估计也没高端到哪里去。”文晸佑听是听到了,却也不以为意。揣好钥匙,跟着李顺圭正要出门,突然感到眼睛再次传来一阵疼痛,没有昨晚那么强烈,却总有种什么呼之欲出的感觉。

    “啊。”痛苦地捂着头蹲下,李顺圭走在前面半天没发现来人,皱眉回头呵斥。结果就见门开着,文晸佑坐在地上,捂着眼睛一副难过的摸样。李顺圭一愣,赶忙跑过去:“呀。你怎么了?是昨天的头……”文晸佑慢慢抬头看着李顺圭,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可是耳边却再次响了起来。只是这次不是听不清的嗡嗡声,而是好像有节奏有旋律一般。

    这是一种要爆炸的感觉,文晸佑一下子站起,不顾撞到桌子的疼痛,几步跑进卧室:“笔!纸!快给我笔和纸!快!”李顺圭吓了一跳,不知道他怎么一直淡然冷漠的摸样,突然这么激动。难道是疼的?小心翼翼地跟到门边,看着他不停翻找着什么,嘴里还不停念叨。

    只是半天没找到,他却突然转头,眼睛却已经通红:“笔和纸!快点!我要受不了了!”李顺圭怯怯后退:“你是第一个住进来的,你自己没有,那估计也不可能……啊你干什么?!”文晸佑上前拽着她:“去你宿舍!快点!!”

    拽着李顺圭走出门外上了楼,哪怕此时真的快要爆炸,他还记得昨天李顺圭离开时是朝上面走去。李顺圭被他踉跄地拽着上了一层楼,等再拽的时候,李顺圭却将他拉回来:“这层就是……你到底怎么了你?怪吓人的。”

    刚刚打开房门,李顺圭没来得及阻止,文晸佑当先冲进去。几声尖叫传来,李顺圭捂着头赶忙进去安抚。这里面住着的可不是她自己,好几个练习生刚刚起来,估计穿着还很简单。没让文晸佑横冲直撞,直接带着他进了自己的卧室。这个房间她单独住,门关上,只留下面面相觑的那几个练习生,半响表情怪异,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纸和笔!快点!!”李顺圭发现他此时有些像抽风,却好像不像有什么病痛的样子,倒也没有刚刚那般着急。不耐地找着,李顺圭皱眉开口:“急什么?就知道催!”不一会找到纸笔,递给文晸佑:“给你吧。”

    文晸佑一脸欣喜的摸样,拿过来就要将耳边听到的旋律记下来。不错,越来越清晰,就是旋律。这旋律就是让他脑子越来越涨,挤得他脑袋要炸了的原因。他直觉是将这些旋律记录下来,就会解除他的症状。所以才一直要找纸和笔。

    只是……至少笔要能写出字,纸也要……没用过的。

    一把将笔掰成两段,那张画着什么人物肖像的纸也被他团成一团丢到一旁。文晸佑的眼睛更红了,喘着粗气。慢慢朝着李顺圭逼近。而李顺圭想要解释,想要再给他找,却被文晸佑此时的状况吓住了。

    就当她闭眼退到桌子边想要尖叫的时候,就在文晸佑马上就要做些他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一个四四方方有些冰凉的物体,阻隔在两人中间。很神奇地解决了两人目前这种怪异纠结的状况。这个四四方方冰凉的东西……是不用笔的笔记本。

    学名……便携式电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